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晨曦中游隼的天空

德行是灵魂的力量,幸福是灵魂的香味

 
 
 

日志

 
 
关于我

心在那里,那里就有风景, 志在那里,那里就有成功, 爱在那里,那里就有感动, 梦在那里,那里就有未来, 你在那里,那里就有我的祝福, 祝博友们人生快乐,健康幸福!——摘自一博客首语

登洪山宝塔时的回忆......  

2012-01-11 17:37:24|  分类: 雪爪鸿泥——山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今年元旦,全家游宝通禅寺,顺便登洪山宝塔,一览江城新年风光。边游边沉浸在往日散漫而无序的回忆中。
  洪山宝塔,我相当熟悉。很小的时候,每年春节,随父亲从乡下到武汉江汉关给大妈、大伯拜年,打洪山脚下路过,远远可见山腰的宝塔矗立在天地之间。可一直无缘以登。
  1981年深秋,我来到宝通禅寺。需申明一下,我不是来烧香拜佛的,而是来拜访一位故人。那年高考,高中同班同学周显富没正常发挥,只考取武汉建筑学校。该校就设在宝通禅寺内。由此可见,刚结束文革不久,国家宗教政策还未放开,当年的佛教还处在凋敝和沉寂之中,远没有今天的兴盛与辉煌的景象。
  其实,周显富是个聪明绝顶的人。他个子不高,目光明亮,有些唇不掩齿,脸上有一处淡淡的疤痕。考入江夏一中时,他的分数是全班最高的,超过华师一附中的录取线。紧张的学习之余,喜欢谈论军事政治之类的新闻,好探究一些有深度有争议的话题。我发自内心地佩服他,喜欢与之交谈,彼此机锋甚健,心领神会。还有一点令我由衷折服:他少年老成,涵养好,很少发脾气动怒。原以为一直成绩很好的他能考取武大华工的,没想到他遭遇“滑铁卢”,只过了中专分数线,被武汉建筑学校录取。
  那是深秋的一个周日,正是山菊花盛开的时节,我来到他们学校——宝通禅寺。那时入寺无需门票。我记得他们的寝室就在大雄宝西南角靠路边的小院子里,原是禅寺的僧房,具体位置今天仍清清楚楚。小庭院内有一排门朝北的年深月久的平房。每间房内相对放两排笨重的木头高低床。院子朝西开的园洞型的入口处有几丛怒放的菊花,使得满院都是馥郁扑鼻的菊香。小院内的空地上,纵横交错牵扯一些晾晒衣服被子的铁丝,铁丝上正随风飘着万国旗一般的衣服。
  我记得很清楚,那天同寝室的同学们都回家了,偌大的禅寺内就我们俩。整座禅寺没有游人,也没看到僧人,更无香火之谈,显得寂静而荒凉。寺内的建筑及佛像等,均灰暗而破残不堪,残垣断壁,蛛网纵横,有的门窗均以砖砌而封之。秋风萧瑟,野草荆棘丛生,落叶满地,无人清扫,加之台阶地面破损严重,给人聊斋般阴森感。
  这颓败之境,一点也不影响我们俩的雄谈阔论。我们在寺内东转转,西站站,并在宝塔周围小憩片刻。我记不大确切——可能还登了塔。那时,我的历史知识贫乏,根本就不知道宝通禅寺厚重的文化底蕴和崇高的宗教地位;更不知道被燕王朱棣推翻的明建文帝就埋葬在宝塔旁边;可以说,我们对这座千年古寺一无所知。当然,我们不关心佛,也不信佛,只关注眼下的火热的现实生活和自己。他对数月前的高考失利无半句怨叹颓废之语,说话仍旧是沉稳的不急不躁的风格。我们见面之后,都带着强烈的新鲜感,谈论彼此学校内的见闻和自己对一些社会问题的看法。也许是我的一些道听途说的观点和带有虚荣的炫耀的“博览群书”令他感兴趣,非要我住一晚不可。说是不秉烛而谈不足以尽兴。我们对批《苦恋》有看法;对叶剑英关于台湾回归的“叶九条”品头论足;对黄植诚驾机起义说三道四;对宋庆龄及茅盾的逝世轻描淡写地表示哀悼......总之,国家大事,世界风云,我们都敢指指点点。我们还谈到异性及朦胧的感情萌芽。对眼前的学习生活却谈得很少......
  晚饭时,我们搞点小菜,买来一瓶红酒,在佛门之地开怀畅饮。酒后的畅谈更是“神游八极,总览八方”;“指点江山,激扬文字”。夜深了,关灯就寝。月亮升起来,禅院内一片银色的清寒的月光映照到寝室里,天地之间静极了。我们的床上沐浴着月色。彼此躺着又谈了很久。具体谈些什么,我完全不记得了。我只记住谈话时那种投入的激情四溅的亢奋和肆无忌惮的坦诚,都觉得明天是个好东西,明天应有尽有。今天想来,这千百年来供一代又一代僧人修炼之地,定然充满灵性,可惜,我们心浮气躁,毫无定力,对这种天地间冥冥中的灵性体验不到。不过,这月夜畅谈的情形令我想到北宋苏东坡的《记承天寺夜游》一文——有点东施效颦的意味。千年前的黄州承天寺里苏轼与张怀民是两个闲人,千年后的洪山宝通寺里我与周显富也是两个闲人,时空不同,心境各异,赤子襟怀却隐存古风焉。只不过,苏学士和张怀民被贬黄州,劫后余生,其境界之淡定,其思想之深邃,绝非不谙人情还未涉世的我和周显富可比的。
  谈着谈着,不知什么时候就睡着了。不知周显富感觉如何,我可睡得真香,绝无夜梦颠倒,根本就没觉得已废弃的古寺禅院的阴冷可怖。第二天清晨,我乘头班车离开。自那时起,我俩就再无缘见面。不知不觉,三十年的时光过去了,眼前的宝通禅寺已非昨日的景象。寺内宝殿佛像金碧辉煌,道路台阶修葺一新,善男信女摩肩接踵,香火一年旺过一年。故地重游,物是人非,今天我之心境寂寒。若洪山宝塔有灵,一定知道三十年的时空变幻,我之心境与禅寺之庭院静噪互换的原因吧。听同学说,周显富如今在武建集团任职。不知他的心境如何?不知他还记得这禅房畅谈否?

三十年过去,中国的变化翻天覆地。今非昔比的宝通禅寺的香火之旺就能证明。如何一步一步变到今天的景象,我们都心知肚明。再过三十年,中国会变成什么样子?我不得而知。不过,我敢打赌:阅尽人间兴衰的洪山宝塔一定心中有数......
登洪山宝塔时的回忆...... - 晨曦中游隼的天空 - 晨曦中游隼的天空

  评论这张
 
阅读(13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