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晨曦中游隼的天空

德行是灵魂的力量,幸福是灵魂的香味

 
 
 

日志

 
 
关于我

心在那里,那里就有风景, 志在那里,那里就有成功, 爱在那里,那里就有感动, 梦在那里,那里就有未来, 你在那里,那里就有我的祝福, 祝博友们人生快乐,健康幸福!——摘自一博客首语

网易考拉推荐

忙年  

2012-01-20 19:25:22|  分类: 蹄间野花——率性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腊月二十四,是本地的小年,也是灶王爷上天言好事的日子。兄弟四个及小妹相约回老家,甩开膀子大干了一天——忙年。
  第一个活是揣糍粑,这是个力气活。
  头一天,母亲将糯米用水泡上,并按祖祖辈辈流传下来的风俗,在米水里放一把菜刀。我问有何寓意?母亲说不知道。她只晓得在她还是孩童的时候,外婆就是这么干的。今天,天刚亮,母亲就把泡胀的糯米沥出来,装到蒸饭的大木篜里(找乡亲借来的)。再在锅里放上半锅清水,将装好糯米的大木篜放在锅上。然后,在灶膛里添上粗木柴,一时间,灶膛里大火熊熊,很快,大木篜上热气腾腾。
  仅一个小时的功夫,就能闻到浓浓的糯米饭的香味。这时,“壮劳力”老二、老五、茂盛(妹夫)都还没到家,家里只有我和老三能上阵。我一直感冒未愈,且咳嗽厉害,只能算“半劳力”,父母年老力衰,行动迟缓,根本就是“老弱病残”,“候补”都不够格。可糯米饭火候已到,不能拖延。我和老三赶着鸭子上架,干将起来。
  揣糍粑的用具系母亲前二天借回的;据说,全村共用一套。老三将蒸熟的糯米饭倒进粑盆里。关上前后门,以免寒气进来。我和老三用“糍粑篙子”(揣糍粑的专用工具,松木的,上细下粗,有横柄;使用时,一手握紧上端弯曲处,一手抓住横柄)在粑盆内使劲将糯米饭揣捣。边揣捣边绕粑盆转圈。按老三的话讲,这活有技巧,要讲究节奏和位点,不能乱捣,否则就成“捣糨糊”。脚的步位也有规矩,要亦步亦趋。母亲在一旁警告:一定要下力气“揣熟”,否则,吃的时候,糍粑放到锅里就会散成饭,那就丢人啊。我干了二十分钟汗就下来了,只好撤。儿子和老三接着又揣捣十分钟。直到将糯米饭揣捣成干干的有很强粘性的“一锅粥”,根本就看不见饭粒才算合格。父亲以手试了试,说:成了。蛮好,蛮好。
  老三又将揣捣好的“一锅粥”用干净毛巾裹着分批次扯出来,揪成小团,众人用手压进“糍粑印子”(木制,有古老花纹)内,压结实平整,再倒出来,糍粑就成了。老三“主刀”,干得有模有样,且津津有味。他颇为自得地感慨:我老三这辈子就是懒了点,要是不懒,任何事都干得好。神七神八都敢发射;美国航母都敢打。母亲在一旁附和道:那是那是。她哪里知道神七神八和航母是什么?
  搞完第一锅,第二锅又蒸熟了。好在老二、老五、茂盛都到家了。众人拾柴火焰高,三下五除二,就干净利落干完了。最后一数:共做了518块糍粑。都说:好!大吉大利。
  第二个活是卤牛肉。
  由于我受李居明的影响,说:要发财,吃牛肉,于是全家过年必像武松上景阳冈一般大吃熟牛肉。父亲前几天从魏家村买回480元的生牛肉牛排。老二在美食方面无师自通,跟范伟演的那个厨师有一拼。他往锅里放水,放作料,将牛肉、牛排、鸡蛋等入锅,然后以命令的口气对正在添柴的我说:放硬柴,大火熬。火小了,不能入味,我概不负责。我说:人家卤牛肉都是文火熬,功夫到了。牛肉就烂了。他不屑回答,扬长而去。
  大火熬了三个多小时,老二说:成了。味道好得很!并要求每人尝一根牛排。如果谁吃了之后,没说声好,老二一定会以手指着吃者的鼻尖说:么样?这辈子没吃过这么好吃的牛肉吧?小心把舌头吞下肚。我是别哪个?我就是传说中的食神!晓不晓得?我吃了一根,连骨带肉有一斤多。味道的确非同凡响。大伙将吃完肉的牛排骨头丟给家里的小黄狗,惹得小黄狗摇头晃脑,喜得屁颠屁颠。卤完第一锅后,老五又从冰箱里找来不知放了多长时间的猪肉、猪肚及猪“赚头”(注意:过年了,猪舌头一定要说成“赚头”才吉利。)、猪顺风(就是猪耳朵)莲藕等入锅,就着刚才的卤汤熬第二锅。
  第三道活是炸肉圆子。这是技术活,讲究配料和搅拌的“度”。
  老二在主厨“卤牛肉”时,老三在忙着剁肉馅子和鱼红(将鱼去头去骨,剁成馅子)。他边做边说:我老三不做则已,一做就是那个事。旁边有人切姜、葱、蒜等,有人将荸荠削皮切碎。然后,将上述材料混合。加上小量味精及其他作料。再使劲以手搅拌,且顺时针方向,不能变换。搅拌的“度”由老二掌握,他说行就行,不行也行;他说不行就不行,行也不行。然后,捏成乒乓球大小的丸子,放在已经沸腾的油锅里炸。这更是技术活,掌勺的自然是老二。他负责看“火候”及“起锅”的时间。第一锅稍早了点,肉圆子没有炸黄,有点“嫩”;第二锅又有点过,肉圆子显“老”且“过犹不及”。第三锅及其后数锅均恰到好处。炸好的肉圆子,按惯例,要选出又大又黄又圆的数个,以碗盛之,放在堂屋的香案上祭祖,不得有误。

将肉圆子炸完,又得炸鱼块。此活的前期准备也是老三完成的。老五、茂盛及小妹“打打下手”而已。炸鱼块简单,一次性放料量大,且火候不必那么精确,是个粗活。

最后的活是蒸糯米圆子。这个活不重,算是“尾声”。

将生肉圆子放在泡好的糯米中滚几下,使得肉圆子的表面均匀粘上一层糯米,即可放入锅里开蒸。热气直走即可揭锅取丸。蒸熟的圆子外面如同敷着一层细小洁白的珍珠,故糯米圆子也称“珍珠圆子”。吃一个,味道鲜美,并有特殊的糯米香。真是美食啊!

往年,这时节最忙的是父亲和母亲。今年,母亲还能忙前忙后,以“顾问”的身份“点到为止”,再加之调度各人干活的进度,以求协调。父亲则完全“靠边站”。老人家步履瞒珊,没力气说话指导,更没力气“操作示范”,他只能在旁边站站,看看,且“徐庶入曹营——一言不发”。脸上倒有“放任自流”的轻松感和隐藏凄凉的微笑。数次慢慢走进灶屋,见众人一片繁忙景象,站也不是,走也不是,眼里却有无限的慈祥和欣慰。这个经过老人家的身边,手上的活计不停,匆忙中会说一声:老爷子,您找个地方坐下来;那个经过时,也说一声:老爷子,您放心,我们会弄得您满意的。均有一点言外之意:你别在这儿碍手碍脚,好吗?求您了。老人家明白这言外之意,且很受用,不以为意。

本次忙年由老二和老三担纲,余下的人“拾遗补缺”和品尝“劳动成果”。注意,品尝后的评论只能说“好”、“好得很”或“好极了”,不能有微词。假如有谁不识相,说了一声肉圆子味淡了或鱼块切得大了点等稍微负面的话,老二或老三均会异常严肃而真诚地对提意见者发出邀请:来来来,您来!您来!那意思是:大爷我就这水平,阁下爱吃不吃。提意见者只能做尴尬的搭讪状,无语走开。这时节,老二和老三说话的声调均有鲁达鲁提辖的水准,好在我们家没有谁是“郑关西”。由此可见,舆论专制,一种声音独大多么容易形成。难怪朝鲜的舆论宣传那么“高大全”的。我们对正在汗流浃背忙碌中的“大佬”——老二老三的喜听赞歌的虚荣均做大肚能容之态。

忙年一天,到晚六点,夜幕降临,才算结束。兄弟四个及小妹各自归家,“煞尾”的清扫收拾由母亲完成。大家约好,腊月二十八中午吃“年饭”,全家十八口人,谁也不能缺席,切切不误。

我们走后,母亲在灶下的灰坛里插上点着的两支红烛和三炷香,并在灶口摸了点蜂蜜,放上三粒糖果,烧了一沓纸钱。母亲在做这些时,异常虔诚而肃穆。这是在送我们家的灶王爷上天言好事。

  评论这张
 
阅读(8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