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晨曦中游隼的天空

德行是灵魂的力量,幸福是灵魂的香味

 
 
 

日志

 
 
关于我

心在那里,那里就有风景, 志在那里,那里就有成功, 爱在那里,那里就有感动, 梦在那里,那里就有未来, 你在那里,那里就有我的祝福, 祝博友们人生快乐,健康幸福!——摘自一博客首语

网易考拉推荐

故乡是这样消失的......  

2012-03-04 08:43:26|  分类: 蹄间野花——率性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如同“狼来了”的故事一样,拆房队终于进村了......
  今天,春雨潇潇,气温还有些寒意料峭,我开车碾着泥泞回故乡看孤单生活在那里的老母亲(老父亲因脑梗治疗后刚从协和出院,回乡生活诸多不便,暂时安顿在老三家,待天暖后再做长久打算)。原来进村的弯曲平坦的水泥路已经毁弃,路基刚被整直并拓宽数倍,还未来得及铺上石子和混凝土。春雨一下,新翻出的黄土被来来往往的车子碾过,形成黄褐色有粘性的泥泞,很难行走。到村后,看到村南数家房屋已经被拆,木料、预制板、砖、瓦及门窗等分名别类堆放好。被拆房的屋顶没有了,真正说得上是“徒有四壁”,且留下的半截墙壁被拆去窗户后留下的空洞,如同绝望的死不瞑目的眼睛。有的墙角或无窗的山墙也被胡乱打出园洞,透着凄凉的荒芜和空虚。据说,这样做是因为天晴后,便于推土机轻松推到墙壁而不出事故,以利于安全和提高拆房效率。

今天下雨,拆房队雨中作业不安全,故休息。春雨中暂时停止拆房的故乡,除两家在往车上搬家具有点声响外,沉寂一片,连鸡鸣狗吠都不闻一声。这是因为,房屋拆迁在即,家家户户都已将鸡鸭鹅宰杀;村里的十几条狗,已经被樊哙的徒子徒孙三番五次游说,廉价收购而去,仅留下我家的叫“四喜”的小黄狗。母亲还在犯愁,过几天搬家了,人有着落,“四喜”怎么办呢?——家没有了,“四喜”何处栖身?
  母亲介绍,拆房队都是四川人,十几个,男女都有,系庙山井村的小明所雇用。这群拆房的人都是职业拆房者,所用的大小工具简单却非常称手。男的负责上房揭瓦,下木料及预制板;女的在地面将砖瓦等码堆整齐,便于销售时清点数目。动作麻利极了,手脚并用,半天的功夫,一间完好的红砖红瓦房就如同“庖丁解牛”一样,被“分解”成砖瓦、木料及门窗,并堆放整齐;有意留下半截非常结实的山墙及墙基,打出园洞,只等推土机上阵,彻底从地球上“消灭之”。
  拆房的程序是这样的:村里凡房屋补偿款谈妥且到位的人家,均被村小队长“狗狼子”(系诨名)反复通知:一周之内必须搬出,并被要求该房子的一砖一瓦与己无关,不得擅自处理;房中的家具衣物及其他日常用品可以搬走。接着,拆迁办视该空空如也的房屋的好坏优劣,论价卖给小明领导的拆房队。拆房队男女齐上阵,将拆房所得的砖瓦、木料及门窗、预制板,按质论价经拆房行业特殊的销售渠道卖之,所得款项作为拆房者的工钱及自己所得利润。这个庙山井村的小明何德何能可揽此生意?乃是因为其兄“幺伢”系本地一大佬级“头面人物”,可镇得住一方耳。

这一环套一环的程序令我想到非洲的大草原。那儿的弱肉强食和优胜劣汰的生存法则,疏而不漏地统治着所有的生物,大伙都是食物链中不可或缺的一环。道法自然,秩序井然,所有动物种群都在动态的平衡与竞争中,迁徙觅食,繁衍生息。狮子捕食角马,吃饱血淋淋的鲜肉后安然睡去;饥饿的猎狗成群结队而来,在狮子留下的“残羹冷炙”上大吃一通,陆续离去;天上的秃鹫追腥逐臭地飞来吃掉腐烂的内脏和骨头缝隙中的残肉,也飞走了;地下的蚂蚁和其他微生物纷纷爬上角马支离破碎的尸体,继续蚕食余下的部分......要不了多久,一头活蹦乱跳的角马就变成了一付干净的森森可怖的白骨架.....。在我乡圈地拆迁所带来的利益链条上,谁是狮子,谁是猎狗,谁是秃鹫,我不得而知;有两个角色确凿无疑:角马就是那即将离乡背井的拆迁户(包括我家),蚂蚁就是眼前这些已经进村的拆房者。
  母亲说,拆房的四川人很本分,总是天没亮就开始,一直干到夜幕降临,月亮上山才歇息。每天干活很累,人平可赚300元左右。晚餐时,到我家小卖铺买大量啤酒畅饮,谈笑风生,其乐融融。他们拆完东村拆西村,以此为业,信誉不错。该拆房队的人都很老实,只认干活,不管其余;如果有未谈妥有争议的房屋,他们一律不沾边;只拆那些铁板钉钉没有任何矛盾的房屋。

我在家门口碰到儿时的伙伴七胜——已经谢顶,满脸络腮胡,面目黝黑。他说,他家连房带披屋、院子,谈了四十几万,钱已经到位,天天被人追着,天晴就得搬家。新的住房已在豹澥镇租赁到手,先搬到那儿住一段时间。听说豹澥小区安置房今年六月建成,何时可住人还是未知数。不过,搬进新房过年铁定不成问题。他说这些时,脸上不带一点感情色彩,透着麻木的无奈和驯服的苦笑。最后,他说:过两天就搬,搬出去就回不来了,......不可能回来了。语气里似乎含着不易觉察的凄凉。

一会儿,邻村桂同方的“体伢”来买烟。这个“体伢”1958年生人,比我大五、六岁,小时候经常跟他一起放牛、砍柴、扒树叶,关系不错。因该兄儿时很调皮,经常打架闹事,前后湾流传一段关于他的儿歌:体伢体,纳鞋底/纳几双,纳三双/纳给体伢过端阳。眼前已经做爷爷的“体伢”枯瘦如柴,脸上皮包骨,牙齿稀疏。吸烟时,眼睛眯着,很是享受的模样,似乎日子过得很滋润。一开口就说:小时候我吃了几多苦啊!读到小学二年级就辍学了,什么脏活累活没干过?好不容易,养了三个儿子,建了两栋房,现在又要老子搬家!马上就得搬,一天都不能等。两栋大房子谈了八十万,不算蛮多(说到此处,脸上有点掩饰不住的自得的笑意)。我得保证每个孩子有120平米的还建房啊。现在,两个孙子在身边,我养了儿子还得养孙子......我过度的房子租好了,天晴就走人,干干净净,走了就不回来。......狗日的,这个地方,看都不值得看一眼,连尿都不朝这个方向拉......。我真不明白,他为什么这么恨生他养他的故土?莫非,这是另一种形式的爱?

吃午饭前,母亲要我到黄金堂去打点货——米、面、香烟及副食类,供应给拆房队及附近的建筑队。我和老五驱车走在已经破残不堪的乡道上,放眼望去,全是村庄被拆除后留下的一马平川的空地。稍远处是繁忙的工地,远远地,可看见成排的彩旗在春风中飘舞。昔日所熟悉的大张村、大杨村、姚蔡村、葫芦村及更西边所有村庄,均消失了,连残垣断壁都看不见。每座村庄四周大片的田野和树林也不见了,到处都是被推土机新翻的土地。大小树木砍伐一净,被推土机翻出的树根,有的碗口粗,有的小指细,全纠缠在黄土堆中。新平整的土地中央,建有一排排蓝色的工棚;不远处是脚手架和安全网包裹着的比春笋长得还快的钢筋混凝土建筑。雨中,工人们和塔吊仍旧忙碌着。

紧靠路边是小张村拆迁后的废墟,大部分已经被红褐色新土盖压;在未被新土遮盖的残余墙角,还看得见石磨,瓷盘瓷碗及装咸菜装油盐的小陶瓷坛子,均被主人弃之。乌鸦和麻雀在这片废墟上飞起飞落,似乎在寻找筑有巢窝的树林。这不能不让我想起陶渊明的诗句——羁鸟念旧林,池鱼思故渊。不远处,有一片茅草地没有被新土覆盖,那茅草呈灰白色,随风起伏。再过去一点,是父亲读私塾的范道士村,该村仍处在暂时的安宁中,没有被拆房队所侵扰......

打货毕吃午饭时,母亲说:全村几十户人家,只有五户没有谈妥,悬在那儿,其余的全都签了字,钱也到位了。这些拿了钱的人家,下周内必须全部搬完,一户不留。有的人说池塘、祖坟山、大路及水渠的土地补偿钱还没有分,不能轻易离开。这是最后一把“草”,村里人人有份。看样子,抗不住,非走不可。

至于还没有谈妥的五户人家,马上得谈,越快越好;拆迁办说是现场办公,今天签字今天的钱就到位,要现金就现金,要金卡就金卡,一天也不拖,悉听尊便。我村因依山面水是规划中的别墅建设区,当先期拆迁到位。高新开发区的钱已经到了九龙村,只要这几户人家谈妥了,本村的拆迁大任就算功德圆满。拿到补偿款的乡亲们将四下寻找自己的栖身之所,自己负责今后的人生......

无论怎样,有一个事实冷酷地摆在全村人面前:还有一个月,一个生我养我名叫郢家岭的小村将在地球上彻底消失,仿佛从未有过似的......


附:政协委员:一亩地补偿农民15万 转手可卖150万  (注:我们村哪里有15万啊!一亩只补偿可怜的1,75万元!)

陈锡文:一亩地补偿农民15万 政府转手可卖150万

中央农村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陈锡文。C FP

陈锡文

全国政协委员、中央农村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著名“三农”问题专家,关注耕地保护、土地改革等问题,参与今年中央一号文件的起草。

南都讯特派记者王卫国实习生黄庆杏发自北京全国政协委员、中央农村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陈锡文昨日在分组讨论时分析了目前农村改革面临的难点问题,他呼吁深化土地改革,缩小城市扩张带来的征地冲动。他还明确反对宅基地换房,认为这样的措施会损害农民的财产权。

粮食连年增收 进口比例仍大

陈锡文参与制定了今年中央一号文件。昨日,他通过一组数字来分析目前我国的粮食形势,强调粮食生产仍不能放松。

据陈锡文介绍,去年我国粮食总产量连续8年增收,创造了11000多亿斤的新纪录。“但我觉得面临的任务很严峻,压力也非常大。尽管农产品增产,但去年重要的农产品进口的数量仍然不少。粮食、植物油、棉花、糖料、猪肉、奶类进口超过了1200多亿斤,比第一产粮大省黑龙江还多。”

“进口量多,价格就越来越受到国际市场的影响。”陈锡文指出,去年这几个品种,进口的价格涨幅明显高于国内农产品的涨幅,去年食品价格的上涨与需求越来越依赖于国际市场有关系。据统计,去年粮食净进口量相当于国内总产量的10.7%。

陈锡文指出,现在我国有18.2亿亩耕地,实际上用了国外六七亿亩的农作物播种面积,才补齐粮食缺口。“所以保护耕地绝不能放松,提高土地的产能绝不能放松。”

征地范围过宽 守土难度很大

去年虽说楼市调控,土地市场低迷,但土地出让金总额仍高达3.3万亿元,比前年还增加了将近4000多亿元。陈锡文昨日指出,土地制度最大的问题就是耕地制度,土地继续成为地方财政收入的重要来源。“如果这个机制不改变,土地要守住难度很大,农民在征地过程中财产权也受到非常大的影响。”

陈锡文还指出,现行的法律对于完善征地制度,难度非常大,法律本身也存在一些冲突的地方。比如宪法中提出“城市土地属于国家所有”,但城市每天都在扩张。“城市土地”说的是过去的城市土地,还是现在的土地,还是将来的土地?还是说,城市扩张到哪里,地就要跟到哪里?陈锡文认为有必要把这个问题明确一下。

《土地管理法》规定,除了农民之外,任何个人和单位,要搞建设,必须申请国有土地,而《土地管理法》又规定,国有土地也包括政府向农民征收的地。陈锡文认为,从这个角度去看,征地范围过宽是非常突出的问题。

陈锡文还指出目前的征地补偿制度不合理,他举例来说,虽然现在已经提高了征地补偿标准,一亩地可以补偿到15万元,农民认为这个价格已经提高了很多,但政府转手出让可以获得150万元的土地收益。他认为这种征地其实是对农民的伤害。

农民变城里人 不能用土地换

在城市建设过程中,很多城乡结合部的农村宅基地被征收,同时农民可以换得一套城市的住房,陈锡文对这种做法表示明确反对。“土地改革要非常慎重,土地是农业最重要的生产资料,再怎么土地改革,耕地数量不能减少,质量不能下降。而现在各个方面想搞土地改革,很多是为了给城里增加建设面积。指标置换其实就是农地数量在减,质量在降,这个我不赞成。”

陈锡文还指出:“宅基地是农民的用益物权,就是他的财产,怎么可以让他交呢?比如说上海人到北京工作,有哪个法律规定必须把上海的房子交出来,北京才可以让他买房?社会保障是国家给公民的公共服务,不能要求他拿财产来换。”

陈锡文还呼吁政府采取措施帮助农民城市化。“农民市民化,我觉得难度非常大,至少要解决三件大事,一是就业,一是住房,一是住房保障。”据他调研测算,北京市最近对50个城乡结合部的村庄改造,两三万农民要变成市民,政府平均每人要投入100万元。他建议政府参考泰国的做法,对于想成为城市人的农民工,在劳动部门登记之外,还必须到社保部门登记,交够八年社保,就可以跟当地市民拥有各方面的同等权。

●声音

土地改革要非常慎重,土地是农业最重要的生产资料,再怎么土地改革,耕地数量不能减少,质量不能下降。而现在各个方面想搞土地改革,很多是为了给城里增加建设面积。指标置换其实就是农地数量在减,质量在降,这个我不赞成。

宅基地是农民的用益物权,就是他的财产,怎么可以让他交呢?比如说上海人到北京工作,有哪个法律规定必须把上海的房子交出来,北京才可以让我买房?社会保障是国家给公民的公共服务,不能要求他拿财产来换。———陈锡文

  评论这张
 
阅读(158)|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