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晨曦中游隼的天空

德行是灵魂的力量,幸福是灵魂的香味

 
 
 

日志

 
 
关于我

心在那里,那里就有风景, 志在那里,那里就有成功, 爱在那里,那里就有感动, 梦在那里,那里就有未来, 你在那里,那里就有我的祝福, 祝博友们人生快乐,健康幸福!——摘自一博客首语

网易考拉推荐

端午的味道  

2012-06-25 09:11:10|  分类: 秋夜流星——追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作者:ying0520  
  中国的传统节日五花八门,大多是围绕吃做文章。在这些节日中,除了春节,小时候,我最喜欢的就是端午。我可不知道屈原何许人也,也不知世上有粽子和赛龙舟一说,只知道好吃,端午的味道,深深留在我的心里。
  记忆里的端午是这样的:天没亮,父亲上班走了,母亲早就把包子蒸好,盛放在筲箕中;把咸鸭蛋煮熟,浸在凉水里。蒸包子一定得用梧桐树的大叶子(直到今天,我仍不清楚这种叶子对身体有害无害),此叶子由放牛的大弟前一天从山上摘回来,小弟精心挑选,每片绿叶有脸盆口那么大。大弟不喜欢放牛,对摘用作蒸包子的梧桐叶特别热心,老早就问大人何时摘梧桐叶。做包子的面是刚刚收获的小麦磨的。说是包子,其实没有肉馅,有名无实,仅做成圆乎乎包子的形状而已。咸鸭蛋是父亲早就腌好的——开春之后,绿草长出来,自家养的鸭子开始下蛋,一个一个积攒起来,裹上混有食盐的黄泥巴,在灶屋中的草木灰里滚几下,放在陶瓷坛中一个月以上即可。

天大亮,我们起床后,即享受端午美食。不成文的规定,包子吃多吃少不限;咸鸭蛋人均二个,吃了就没有了。偶尔,父亲在家时,我们可以违反一次两次,多吃一个咸鸭蛋;若是母亲在家主事,我们都很自觉,连冒险的心情都没有。
  今天回忆起来,我家端午的包子其实就是馒头,并不可口;鸭蛋非常之咸,有些难以入口。可在当时,确是我们一年仅一次的佳肴,不可多得。吃包子时,母亲心情好会端来一碗红糖水,让我们沾着糖水吃。碰到哪年的端午,母亲心情不佳,红糖水就别想了,有眼色聪明点,就赶快拿着属于自己的那份包子和咸蛋,离母亲远点,上学的上学,放牛的放牛,百事大吉;否则,被呵斥是轻的,挨打都有可能,母亲的脾气可不管过节不过节。所以,在我的记忆里,端午早晨的味道是甜咸交加。

如果说端午是餐盛宴的话,包子加咸蛋的早餐是序曲;黄昏时分,在室外的晚餐就是最核心的华丽乐章。一般,父亲会在下午五点多下班。他亲自下厨做端午大餐。说是大餐,绝无讥讽之意,其实“真有料”,诸如茄子、辣椒、四季豆、西红柿、蔊菜、黄花菜之类的田园菜蔬不在话下,父亲会做一盘或两盘黄瓜烧鳝鱼和煎小鱼,此乃货真价实的美味。端午节前的一个月左右的时间里,父亲利用休息日在稻田或水渠里用钢丝钩钓鳝鱼,每回三条五条不等,养在一个小口高颈的陶瓷坛中。有时,父亲会带着我,在晚上用自制的玻璃灯到田野上照外出觅食的鳝鱼,看到稻秧缝中水草下鳝鱼弯曲静卧的身子,父亲用一种竹片制成的长柄夹子,伸进水中小心翼翼且十分准确地夹住,放进我背着的竹篓中。一个月下来,陶瓷坛中的“存货”就相当有分量了。端午这天,夕阳西下时,父亲会到村口池塘边的高大皂荚树下的老树根上(此根系全村人公用的“砧板”),将鳝鱼一条一条摔死后,用剪刀破开肚,扯掉肠子,洗干净;再用刀背轻轻拍开脊骨成片条状,剁成一截一截即备料成功。事情并未完,有趣的是,父亲还会将血糊糊的鳝鱼肠子当诱饵,用竹筛子到池塘里下小鱼儿。不知为什么,这些二三寸长的小鱼特别喜食鳝鱼肠子,每次都收获颇丰。真是一举两得!我不能不佩服父亲的生活智慧。鳝鱼和小鱼都是绝对的绿色食品,那美味非笔墨难以描述。

烧鳝鱼时,父亲要放大量的大蒜、少许青椒和自家新做的麦酱,黄瓜则选皮已黄的。煮熟之后,红油红油很是激起人的食欲。煎小鱼时,父亲将姜丝切的细细的,小火慢煎,不急不躁,以鱼皮发黄而不破为宜,放点酱油、醋、白酒等,煮一会儿即大功告成。其他小菜不一一细说。说实在的,父亲做菜时,家里弥漫一种明显的宽容安宁祥和的空气,灶屋里充满了暖融融的和谐,我们可以大嚷大叫,在灶台边手舞足蹈,对此心领神会——这也是构成端午大餐之美味的必备元素。写到这里,我想起池莉的名篇《绝代佳人》。

父亲将主菜配菜做好,将桌子搬到室外的柳树下;菜上桌后,空气里弥漫令人流口水的鱼香。此际,绿油油的稻田就在几步远的地方;栀子花在某个角落悄悄开放;夕阳入土,天空的晚霞在静静燃烧;家家户户的炊烟升上天际;全村人都沉浸在端午特殊的愉悦而安闲的气氛中。这时节,父亲会倒上一杯酒,自酌自饮,再苦的岁月都咽下肚中,消化的干干净净;而我们则放开肚皮大吃鳝鱼和小鱼,因备料充分,往往是供过于求,故觉得相当过瘾!

晚饭后,父亲还会乐呵呵地拿出二包芝麻绿豆糕分给大家(一般来说,这些活应该是母亲干的,父亲总是越庖代俎)。这算是端午盛宴的尾声了。

这童年端午晚餐的味道,留在我的心里,今天回忆起来,甘美而凄凉,说不出的厚重和悠远,却与幸福无关;若果硬要深究,我以为,与追怀和悲忧有千丝万缕的关联,是淡淡的酸涩夹杂苦清和在岁月面前的无能为力的苍惶......我76岁的老父亲已经卧病在床四月余了。

  评论这张
 
阅读(11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