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晨曦中游隼的天空

德行是灵魂的力量,幸福是灵魂的香味

 
 
 

日志

 
 
关于我

心在那里,那里就有风景, 志在那里,那里就有成功, 爱在那里,那里就有感动, 梦在那里,那里就有未来, 你在那里,那里就有我的祝福, 祝博友们人生快乐,健康幸福!——摘自一博客首语

网易考拉推荐

昨天 我的老家被扒了......  

2012-09-06 10:10:01|  分类: 蹄间野花——率性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昨天 我的老家被扒了......
作者:ying0520  
  昨天, 公元2012年9月5日,在大弟签了带有“城下之盟”的意味的“君子协定”后(谈判的过程一波三折,曲径通幽,轮番与我们家谈判的几拨人马相互独立又盘根错节,抛出的价码复杂而神秘,屡屡被告知具体数字绝不能告诉第三者或第三方,否则后果自负。我们一头雾水,既不清楚谁说话算数,也不明白他们彼此是什么关系?我觉得在中国谈房屋拆迁补偿的真相极度缺失!补偿标准如同小孩子手里的橡皮泥,可以被随意捏成任何形状;每家拆迁的补偿费就像脚和鞋子的关系,只有相关的双方知道,说出来的数字闪闪烁烁,外人难以相信。),我家的房子在全家人及许多旁观者的注视下(旁观的人中,有十几个二十来岁的小伙子,在谈判时,他们就在房子旁边的地方安静地候着,其身份就是拆迁人员。),被大功率挖掘机扒了。第一栋房子,仅需6分钟,第二栋房子,仅需9分钟,老房子就成一堆瓦砾。这挖掘机拆扒民房的痛快劲儿,令我联想到二战时期的希特勒,他在决定进攻前苏联时,估计自己的军队杀入敌阵的情形,说:那就像拿一把烧红的刀子,去切一块黄油。显然,希特勒在吹牛。可眼前的挖掘机在民房面前的威力,则比烧红的刀子切黄油有过之而无不及。第三栋房子,在母亲清理完东西,全家人在夜幕下离开时,还站立着。其寿命仅有最后的几分钟了,因为开挖掘机的小伙子一直耐心地等在旁边,见我家人全部离开,他已经快步走向挖掘机的驾驶室......
  在我家里人上车离开时,我家养了六年的小黄狗和刚收养三个月的小白狗慌了,它们跟随着我们,用腰和屁股碰撞每个人的脚,以示亲热,并提醒人注意它们的存在。在小妹关车门时,小白狗双脚搭在车门的玻璃上,泪眼祈求小妹带上它。小黄狗则在一旁呆呆地站着,歪着头,似乎想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儿?晚上九点多,在我们安顿好父亲,到住地对面的小餐馆里吃饭时,说到小白狗,小妹泪水涌出眼眶,哽咽着说不出话来。这只小白狗三个月前流浪到我家时,浑身脏极了,它用可怜的无辜的目光看着你,让你心软。这时候,它乖极了,叫立起它就立起,叫它站立时,前双脚作揖它就作揖,叫它就地打滚它就打滚,反正是让你不忍心赶它走。待住了一个月后,它就以主人自居,带着尊严,不再干就地打滚的媚态的事。这是一只聪明的命运可怜的狗。它已经有过丧家之痛,所以才双脚扒住车门;小黄狗一直在我家里,没有这种经历,它只能是呆呆地站着。今天,房子都扒了,它们在何处过夜?母亲还担心一件事:我家的大花猫刚下崽,拖家带口就在我家的沙发上的旧衣堆里。扒房子时,会不会被砸死?

青天之下,挖掘机吼叫着扒母亲亲手一砖一瓦做起来的房子时,母亲眼里充满泪水,她老人家无言地看着自己辛辛苦苦建起来的房子,在挖掘机肆无忌惮的铁耙子下,变成废墟,腾起浓浓的黄色尘雾,什么话也说不出来!能做的,只是不断地用小毛巾将自己眼里的泪水悄悄擦去。我劝慰母亲:扒了干脆,旧的不去新的不来。说是如此说,我的心也随挖掘机的动作,一下一下地痛,似乎那铁耙子在心里挖掘一样,血肉搅在一起,堵住心口,无法呼吸。我就出生在第一栋房子里,那里面盛满了我的记忆,堆满柴草的暗楼上的某个角落,还有我小学和中学的课本和作业本。这栋房子是1962年建的,迄今整整半个世纪。我的儿子出生在第二栋房子里,他在一间西北角的房间里,被一个叫“三不管”的接生婆接到人间,发出第一声哭啼。第二栋房子是1995年盖的,母亲四处借钱才完工。为了节省钱,母亲舍不得叫拖拉机,自己一担一担从山上挑了一个多月的墙角石。现在,这两栋房子都在几分钟的时间内,化成一堆瓦砾,心里怎能不五味杂陈?在扒房子结束时,我告诉躺在床上的父亲,说:房子扒完了,没有了。父亲微微咧一下嘴,凄凉地笑了。那笑的份量,西品尝,不亚于一部家族血泪史。老人家挥挥手,颇具大将风度,意味不值一提或不堪回首。

近几年父母一直住着的第三栋房子,有关人士表示可以再给一天的时间清理,明天在扒。可是,在下午四点多,又催我们赶快清理,这房子等不到明天了,连夜扒掉。几个相关人士接连打来电话,问清理好了没有?人几时能离开?快点!快点!母亲慌了,不知如何是好?家里的每一样东西都倾注着母亲的感情,她不知道哪些该带走,哪些该丢下。在家里团团转,不知所措。太阳下山了,夜幕降临人间,母亲仍没清理出什么来。
  晚上,因为没有电了,母亲清理东西时点着一支蜡烛,在昏暗的烛光下,母亲拿起这又放下,拿起那也放下,不知要带走什么才好?我们都劝老人家别清理了,都是用了几十年的旧东西,带到城里一丁点价值也没有,那些农用工具更是无用武之地——土地都没有了,哪里还用的着锄头和铁锹?
  全家人仓惶离开大门时,屋里的蜡烛还亮着.....
  
昨天 我的老家被扒了...... - 晨曦中游隼的天空 - 晨曦中游隼的天空
  
  
昨天 我的老家被扒了...... - 晨曦中游隼的天空 - 晨曦中游隼的天空
  
  
昨天 我的老家被扒了...... - 晨曦中游隼的天空 - 晨曦中游隼的天空
  
  
昨天 我的老家被扒了...... - 晨曦中游隼的天空 - 晨曦中游隼的天空
昨天 我的老家被扒了...... - 晨曦中游隼的天空 - 晨曦中游隼的天空
昨天 我的老家被扒了...... - 晨曦中游隼的天空 - 晨曦中游隼的天空
昨天 我的老家被扒了...... - 晨曦中游隼的天空 - 晨曦中游隼的天空
昨天 我的老家被扒了...... - 晨曦中游隼的天空 - 晨曦中游隼的天空
昨天 我的老家被扒了...... - 晨曦中游隼的天空 - 晨曦中游隼的天空
昨天 我的老家被扒了...... - 晨曦中游隼的天空 - 晨曦中游隼的天空
昨天 我的老家被扒了...... - 晨曦中游隼的天空 - 晨曦中游隼的天空

  评论这张
 
阅读(115)|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