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晨曦中游隼的天空

德行是灵魂的力量,幸福是灵魂的香味

 
 
 

日志

 
 
关于我

心在那里,那里就有风景, 志在那里,那里就有成功, 爱在那里,那里就有感动, 梦在那里,那里就有未来, 你在那里,那里就有我的祝福, 祝博友们人生快乐,健康幸福!——摘自一博客首语

网易考拉推荐

李修文十年前就断定:莫言获得诺贝尔文学奖  

2012-10-13 11:35:38|  分类: 蹄间野花——率性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作者:ying0520  
  2002年冬天的某个晚上,我与写《捆绑上天堂》的青年作家李修文闲聊。
  能有这次与文坛新锐李修文见面的机会,全拜《荆门日报》总编刘义忠所赐。此前,有一回,与刘总闲谈时,我说新近发表在《收获》上的《捆绑上天堂》,写得不错,有大家气象,找机会与作者见见面,我很有兴趣。刘总说,这好办,李修文是我的学生,随到随见。于是,在水果湖附近的某个宾馆里实现了这次聚会,三个男人一起东讲西谈了二个小时,相处甚欢。李修文才华横溢,在老师面前态度诚恳,对文坛内外,世界局势,时事政治,风流人物等均发表自己的看法。他说,二月河的大清帝王系列为什么写的那么精彩?那是下了真功夫!硬功夫!历史上,大清康熙、雍正、乾隆等人在位期间,哪天在哪里,在干什么,与哪些人打交道,说了些什么话,二月河都说得出来!二月河把立体的真实的历史当书背。功夫下到这份上,书怎能写不好?我第一次听到这样的说法,颇为震惊。他说省内的几个女作家相当敬业,每天粗茶淡饭,安安静静地写作,令他钦佩不已。他还说北方某个著名的畅销书作者靠毒品刺激灵感。他奉劝那些热血青年若没天赋,千万别干文学,因为走不出来时太痛苦了。云云。当他说到朱镕基执政的功过时,言语激烈且多予指责,我表示有异议......
  在这次闲谈中,李修文说:中国若有当代作家获得诺贝尔文学奖,非莫言莫属。他说:此人绝对是大师级的,著作等身青史留名是小菜一碟。不仅文好,而且人品也好,待人一团和气,义薄云天,地道的山东人,梁山好汉一个,绝非虚词。听了李修文的高论,我表示不敢苟同。我以为,余华和史铁生的书更具悲悯情怀,更贯通人性,更纯粹,更无体制的羁绊,更能打动人。还举例说,我刚看完莫言的《红树林》,时空变换,花里胡哨,觉得不怎么样。李修文说:是的,莫言自己也说《红树林》很糟糕。你再看看他的其他书,会有不同的感觉的。于是,我特意买了一本书名很恶俗的《丰乳肥臀》(且是厚的吓人的“增补修订版”)来读。
  说实话,我很仔细地读《丰乳肥臀》,几乎是逐字逐句,还做了许多记号,写了一些眉批。我觉得《丰乳肥臀》是杰作!是一部有足够分量的书!精彩绝伦的句子比比皆是——美中不足的是,有点罗嗦。50万言的书里,莫言用恣意汪洋的才华,激情澎湃的文字在讲一个寓言——一个关于土地、民族、母亲、生命、战争、历史、现实等内容的寓言。他用这个寓言想告诉我们一些在既波谲云诡又波澜壮阔的时代洪流中,关于人性、善恶、生命、死亡和命运轮回、文化传承等人之本源的东西。莫言在不露声色中,扯下了体制中意识形态的装饰,打碎了哈哈镜,把形形色色的人裸呈于天地之间。在这本书里,莫言还委婉地告诉人们:不是对等的土壤基因,“杂交”不出健壮有担当的生命;仅是肉体的“借种”,没有文化思想的交融,繁衍不出有生命力有创造力的儿孙。今天的中国所蕴藏的危机——一个没有真正的男人的危机。故事讲得鲜血淋漓而又充满黑色幽默,看似荒谬其实寓意深刻,在惊心动魄撕心裂肺的背景下,随处写下悲愤屈辱催人泪下的文字——我是揪着心看完的。每个人物的出现都有深意,细分析又不着边际,整部书如同土地一样混沌厚重,模糊了普通概念上的是非善恶,揭示出芸芸众生的人性的本来面目。

我在书的结尾处写下:读完了,长嘘一口气,随后是深深的思考。不知道莫言写完此书时,是怎样的心情?反正我的心非常沉重,既难受又压抑,我对眼前这个正在发酵热烘烘的时代,缺乏自由和尊严的土地,无话可说。光怪陆离金碧辉煌的时代,正如巨大地肥皂泡一样膨胀着,不可逆地膨胀着......母亲的乳汁不能养儿女一辈子!我在心中默默祝福:莫言,请继续,拿到诺贝尔!

后来,为生计我奔走在大地上,无暇读小说——主要是没心情,实际上也没必要。起码的人的尊严和公正都不能确保,此环境中,思想的匮乏不言而喻。或粉饰太平或小资情调的文字不值得看,有那功夫,我看点诸子百家不好吗?说实在的,我也没再关心莫言还写了别的什么书没有?
  俗话说,光阴似箭,一眨眼十年过去了。今天,没想到李修文的预言变成现实:莫言获奖了!他有这个资格!我非常高兴!其实,莫言跟我八竿子打不着,我的高兴有点莫名其妙。当年,未庄的阿Q因为自己姓赵且长三辈,都为赵太爷的儿子中了秀才而高兴;我作为一个中国人,怎能不因莫言获奖而随喜?在此,我想提醒莫言的,是另一个诺贝尔奖获得者索尔仁尼琴的一段话:我坐着,想着,如果最初的小小一滴真理的水珠都能像一颗心理炸弹那样地爆炸——那么,当真理像瀑布一样泻落下来的时候,在我们的国家里将会是怎样一种情形呢?一定会泻落下来的,那是不可避免的。

似乎应该找他的《蛙》、《生死疲劳》、《天堂蒜薹之歌》等著作来看看......

  评论这张
 
阅读(11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