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晨曦中游隼的天空

德行是灵魂的力量,幸福是灵魂的香味

 
 
 

日志

 
 
关于我

心在那里,那里就有风景, 志在那里,那里就有成功, 爱在那里,那里就有感动, 梦在那里,那里就有未来, 你在那里,那里就有我的祝福, 祝博友们人生快乐,健康幸福!——摘自一博客首语

网易考拉推荐

温故知新:张作霖1921年接受美国教授采访  

2013-11-27 06:59:45|  分类: 蹄间野花——率性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北京图书馆藏王卓然编写的《中国教育一督录》一书,记载有美国哥伦比亚大学师范学院教授孟禄,于—九二一年十二月五日,采访奉系大军阀张作霖的谈话内容。这篇谈话涉及列当时的国际国内形势,东北政冶,外交等方面的问题。张作霖谈话的口气很大,语调神态跃然纸上,如见其人。现将有关内政议论摘录如下。

......

张作霖:中国大病,在官胡子太多。大总统的家人,有一人兼十来个差的。总统是一国的表率,竟任家人这样,真真岂有此理。中国大多数官吏,都是这样吃干薪不作事,国家焉有不穷?政治焉有不坏?这一些王八蛋,应当把他们都宰杀个干干净净。现在是上下交争利,思之痛心,言之发指。作督军省长或作什么总长督外的,哪一个不是做二三年官,便称几百万,几千万?他们哪来那个钱?还不是小民的!这些人都是官胡子,都该杀,连我也在内。但我的钱,每月东院一千六(指省长薪金):西院一千八(指督军薪金),这几年共积有五百万。全在官银号存储,分文未动。总而言之,要想把中国治好,非把这些官胡子弄净了不可。外边都传说我赞助靳内阁,说他是我的亲戚,全是胡说;我何尝赞成他?他把政治弄的一塌糊涂,我还赞成他吗?不过朝野没有一个好东西,把他推下去,再来一个,还是那样。我告诉你们说吧,中央政冶不久就得变动一下。外边人常常不问原由,责我们不服从中央命令,不知道象这样糟的中央政府,叫人怎样服从啊?若是有个好好明白的中央政府,我也甘愿服从。这都是我们家里的话,你们(指陪同孟禄的王卓然、凌冰,陈鹤琴、汤茂等四人),就不必翻译给他听(指孟禄,但凌冰仍为译其概要)。

孟禄:将军心地坦白,故能语言爽直诚恳,我是非常佩服。

张作霖:中国之坏,就是坏在官吏,办公事的人,只贪图私利。拿这条京奉铁路说,内中的弊病太多,说起来把人气死。外国人说中国穷,其实中国何尝穷,只不过钱都饱入官吏的私囊了。中国财政,只要有个好人整理,官吏都奉公守法,那一点外债算个什么。

       我初接奉天省事情的时候,奉天欠两千万外债。现在不到六年,我把这些外债都还干净了。另外还积了两千万来。拿奉天省作个比例,可见整理全中国的财政也是不难的。全国这点外债,东三省若发展起来,使使劲,只三省之力也可还清了。就现在说,只要我姓张的今天发一道命令,使人民每人摊多少公债还外债,不数日就可把钱凑齐。我不是吹,只要你对人民有信用,人民自然愿服从你。现在中国的纷乱,全是自私自利的官胡子闹的。你们看这国家,还成个国家样子吗?一个孙大炮天天嚷北伐;吴佩孚这个大英雄,起先天天讲民意,现在跑到湖北去,打了一个西里哗喇。总之,治理中国并不难,只要大家为公便行了。

孟禄:将军所说,都洽中肯要。这种纷乱现象是政治进步必经的阶段。欧美政冶革进,中间也都是经若干年的纷乱才好的。

张作霖:再拿这次北京金融风潮说,国家银行,弄糟到这步田地,成何事体。倘若是有好人办理,亦何至生出这样危险。这次风潮,完全是洋人乘隙捣鬼,学生们好闹,讲什么运动。这样于国家利害大有关系的事情,他们怎么不闹了,怎么不运动了。我看国家金融危险到这步田地,所以才拿奉天的省款,急忙筹出三百万去接济,国家银行才未至倒闭。不料这些混蛋报纸,又说我有什么野心,什么条件,真是放屁。我是干干净净无条件接济的,毫没有什么野心。又外间不察,说我的兵太多,他们那知东三省处特别地位,与他省情形不同。东省是沃野千里,东有日本,北有俄国,地方辽阔,又得守护京奉、中东两条铁路,这几个兵倒算什么,哪足用啊!我张作霖没有别的能耐,但为国家守护这点土地,还有自信。日本人费那么大力气,要求二十一条,你问他在东三省得着什么了,他连一条也未实行得了啊?不是我吹,你们可实地考察考察。

......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看了大土匪张作霖的讲话,感觉他说的痛快,讲的清楚,态度诚恳,其内容没有过时,在今天仍有意义。他的话很直白,没有高深的大道理,谁都看得懂。时间过去了92年,快一个世纪了,中国的情况变了没有呢?针对张作霖所说的,逐条检验,你可以清楚明白地看到,今天的中国跟张作霖时期的中国相比,他妈的一个球样!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张作霖的话,怎么看都像是在说今天的中国。他说了一个关键词“官胡子”,也就是“官匪”的意思,这个词说的太形象了,是今天官场的活写真。就到处强拆一项,该出了多少人命?常言讲“人命关天”,谁在乎?你说,现在的“官胡子”横到啥程度?连底线都没有了!

       去年暑假期间,到东北旅游,专门参观了沈阳的大帅府。了解到张大帅是一个身高仅1.58米的小个子,粗通文墨,胆识过人,由一个土匪慢慢混成权倾朝野的“东北王”,可不简单!看了他上面的讲话,我还觉得他的匪性身上还有股为民为国的正气!他没把发财当回事,他有更大的抱负。他表示,要“为国家守护这点土地”,不能让日本人占便宜。哪像今天的某些大人老爷们,与民争利,一味讨好外人。著名经济学家、耶鲁大学陈志武教授一针见血地指出:“中国的钱美国人可以用,非洲人可以用,朝鲜人也可以用,政府可以用,官员可以用,富二代可以用,二奶可以用,唯独老百姓不能用 。”这是什么事!

       不过,张作霖的算术水平有点低,他说“我的钱,每月东院一千六(指省长薪金):西院一千八(指督军薪金),这几年共积有五百万。”我算了一下,每月的薪水合起来三千四,几年下来,怎么会“积有五百万”?这是哪家的算术?一百年也积攒不了五百万哇。每天的薪水三千四还差不多。看来,张作霖也是个贪官。他倒很坦率,说“这些人都是官胡子,都该杀,连我也在内”。不像今天的“官胡子”,恬不知耻,没有自知之明。

  评论这张
 
阅读(5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