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晨曦中游隼的天空

德行是灵魂的力量,幸福是灵魂的香味

 
 
 

日志

 
 
关于我

心在那里,那里就有风景, 志在那里,那里就有成功, 爱在那里,那里就有感动, 梦在那里,那里就有未来, 你在那里,那里就有我的祝福, 祝博友们人生快乐,健康幸福!——摘自一博客首语

网易考拉推荐

珞珈山上的落叶  

2013-12-11 18:58:53|  分类: 雪爪鸿泥——山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昨天,我有幸拜读了老同学缅怀恩师姚梅镇先生的文章:往事历历,铭刻在心,情真意切,深受感动。文中提到武大珞珈山半山腰有一条绿荫覆盖的石子路,在此路边有一栋名曰“半山庐”的别墅。就是在此别墅内,老同学与姚老师有了第一次见面之缘,使之得以成为姚老师的国际经济法研究生。事后我百度一下才知道,姚老先生是中国国际经济法的奠基人之一,是武汉大学德高望重的著名法学教授。姚老师桃李满天下——目前,中国法学界在任的许多重量级人物,均是其徒子徒孙。老人家早在二十年前就已作古,享年78岁。

       今天没什么事,想到珞珈山上老同学念念不忘的那条山路,我欣然前往走一走。

       眼前,这条山路今非昔比:不再是粗糙的石子路,而是平整干净呈流线型的柏油路。路两边古木参天,遮天蔽日,曲径通幽。从“半山庐”开始,一直通到山东南著名的“十八栋”别墅群,这条安静清凉的幽径是散步沉思的好去处。据说,在1938年秋,日本人占领武汉之前,武大校园是全国抗战的中心,在这条山路上散步的有许多国共首脑级大人物:蒋介石、宋美龄、周恩来、邓颖超、郭沫若等。当时,蒋介石夫妇住在“半山庐”,周恩来夫妇住在“十八栋”的27号楼,郭沫若夫妇住在“十八栋”的第十二栋别墅。如今,这些有历史意义的老建筑已经修葺一新,在树木掩映中,引人发思古幽情。

       我到达“半山庐”时,太阳偏西,在此路上散步的人不多:三对白发苍苍的老夫妻,二对正处在热恋的情侣,几个背包的驴族青年,还有五六个正在一起拍MTV的爱好艺术的大二大三学生。拍MTV的人群中,有一个衣着朴素的女孩——MTV中的主角——正在放声歌唱,歌声激昂高亢,穿云裂帛,悦耳动听,穿透力很强,有一种浓烈的原生态的民歌风味。冬天里的红色夕阳隔着密树林几乎落尽叶子的枝枝桠桠照进来,望去如同一块支离破碎的光斑,鲜红得好像一滩血。树林外面的声音传进来,有一种过滤后的不真实感。只有这女孩没经过专业训练的歌声,充满春天的召唤,在冬天珞珈山肃杀的林间回荡。

      由西到东, 从“半山庐”走到“十八栋”,轻松自在,心情愉快。“十八栋”的“周恩来故居”内,正在办展览。陈列有许多抗战时期周恩来在此地活动的照片,还有早期武大几位校长及著名教授的活动照片。这些历史文物级的照片有些发黄,如同一枚枚时光之树上飘落的黄叶,都非常珍贵。从老照片上看,当年的珞珈山光秃秃的,植被稀少,乱石裸露,山下是大片农田,绝非现在这样葱茏蓊郁,满山密林的景象。当年的“十八栋”罗列在山腰,一览无余,不像今天掩映在绿荫丛中,“神龙见首不见尾”。

      意犹未尽,我在此处爬上珞珈山顶。在乱石嶙峋的山脊,再由东到西漫步。这儿,游人不多,山石树木全是没有雕饰的原始状态。还有古老的碉堡和作战掩体的遗迹,大约是抗日战争时期留下的,令人联想到遥远的烽火岁月。因山巅石多土薄,许多大树扎根难深,被风吹到,横七竖八地躺着。黄叶满山,顽石生苔,给人寒寂阴沉的印象。不规则的山道在乱石杂木间曲折蜿蜒,坎坎坷坷,陈年落叶很多,下脚处给人松软绵柔的感觉。从山石上经踩踏磨出的光滑度看得出,来山顶漫步的人并不少。

       站在珞珈山顶,找一个植被稀少的空旷处,可以俯视东湖的万顷碧波,欣赏湖面的一叶小舟;还可看见水天苍茫间的影影绰绰的“海市蜃楼”——那是东湖对岸鳞次栉比的楼群。不过,珞珈山多数地方都是原生态,杂木丛生,树大林密,抬头只看见从树缝透过来的“破碎”的天空。为了争夺阳光,每株树都拼命向上生长,树干笔直挺拔,不长旁枝;就连很小的树都像竹子一样修长纤细,在大树的“夹缝”中向上生长。眼下正是初冬季节,除松柏、四季青、樟树等长青树种外,满山黄叶黄,红叶红,随风飘零,“无边落木萧萧下”,是另一种不可多得的风景,耐人寻味。

        我坐在山石上,静静地看树叶从树枝上飘落的姿态,很像沸水泡茶时,渐渐舒展的茶叶从水面飘落杯底的情形。黄叶离枝,在空中旋转着从容而安祥地落到地上,遇空气阻力,翩翩然划过的看不见的轨迹赋有禅机。我的心静下来,无忧无虑,看到满山叶落,满耳都是轻微的叶落的声音,心里竟有一种震撼。有些黄叶落到地上,还轻微地弹动一下,发出极微的沙沙声,接着是死一般的寂静。四周没有人,只有高大的栗树、朴树、榆树、构树、椿树、枫树等落叶乔木静立相守,依靠穿林而过的微风彼此在无声地交流。树梢微风吹过,枝条微微晃动摇曳,树树叶落,像神奇的雨点,从空中纷纷飘下来,掉在地上,这里那里发出轻微的叹息。风息了,落叶如雨的情形暂歇,变成这儿落一片,那儿落一片,节奏变得舒缓而意味深长。树枝上的黄叶已经很稀少了,无边叶落的“雨点”时急时缓,仿佛总也落不尽似的。放眼透视林间,大自然的节律明显是“活的”,微微落叶之声此起彼伏,仿佛是珞珈山冬眠前的混沌不清的艾语......

        面对万木萧萧,我想到那些在珞珈山上或住过或走过的学人哲师如王世杰、姚梅镇老先生,时代风云人物如蒋、周等,他们都走了,走进了“历史”和“传说”之中。他们在珞珈山上的所作所为,所思所想,一切的真相如同树上飘落的黄叶一样,与珞珈山“融为一体”,不留一丝痕迹。有句古语:“落叶满空山,何处寻行迹?”,个人觉得有点意思,正与眼前的景色意境相配。据说,这是参禅第一境;还有第二境“空山无人,水流花开”和第三境“万古长空,一朝风月”。那就不是我辈所能企及的了。

       下山后,我特意找到法学院大楼圆形后门旁边的姚梅镇先生的铜像,暮色苍茫间,肃立在铜像前面看了很长时间。从铜像上看,我觉得姚老先生是一个很睿智很有原则决不妥协的学者,骨子里认定的真理,决不放弃,绝不苟且,有严肃峥嵘的个性。回家的路上,跟老同学交流自己的看法,他说,铜像有点失真,生活中的姚老师是一个从不与人争执,一团和气的谦谦君子,他像慈父一样爱着自己的每一个学生......

  评论这张
 
阅读(8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