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晨曦中游隼的天空

德行是灵魂的力量,幸福是灵魂的香味

 
 
 

日志

 
 
关于我

心在那里,那里就有风景, 志在那里,那里就有成功, 爱在那里,那里就有感动, 梦在那里,那里就有未来, 你在那里,那里就有我的祝福, 祝博友们人生快乐,健康幸福!——摘自一博客首语

网易考拉推荐

吃年饭  

2013-02-09 10:22:35|  分类: 蹄间野花——率性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今天(阴历十二月廿八)中午,我们家吃年饭——老家拆迁后,在外面吃的第一个团年饭。地点定在百步亭花园的“刘胖子餐馆”的兴业厅——老三早在一个月前就交了订金。老二、老三和老五三家都住在百步亭花园,到兴业厅仅几步路,不用着急。我和小妹住在武昌,得拖家带口赶过去。

       从早上开始,天下起大雪,漫天雪花飞舞。一会儿的功夫,大地银装素裹,茫茫一片。这是武汉2013年下的第二场雪,平心而论,下的是时候:虽说寒气逼人,也颇增加了传统的年味。一家三口顶着风雪到街道口乘地铁时,我想起小时候过年到武汉给大妈家拜年的情景,也是这般风雪交加,街上的人们川流不息,鞭炮礼花此起彼伏,心里不由得有几分暖融融的春意。因大雪,车行的慢,加之转车,小妹和我俩家人赶到百步亭时,已经过了中午十二点。

       首先是将老爷子从住在六楼的老五家抬下来。我打趣道:这是个大工程。兄弟四个,二个在前,二个在后,齐心协力地抬老爷子慢慢下楼。抬老爷子时,一大家十几口人,前呼后拥,搞得楼梯间动静很大,有几户人家开门看稀奇,还有几个上下楼的人均侧着身体礼让,叫人的心里热乎乎的。老爷子沉默着,思维还很清晰,见我们吃力地一级一级往下抬,一层楼一层楼地歇息,还歉意地望着我笑,笑后面隐藏的凄凉比冰雪还冷我的心。想想,二个月前,老爷子到老五家,上楼时还能一级一级慢慢地爬,上几级歇一下,共歇了好几回,在旁人的扶携下,竟爬上六楼。老人家因躺的时间太长,身体四肢都僵硬了,加之体质虚弱,如今平地走几步路就精疲力竭,连步子都不能迈了。

       毕竟人多力量大,将老爷子顺利抬下楼,扶上轮椅,然后在膝上盖着小被子,披上大衣,戴好帽子,在风雪连天中簇拥着慢慢推到刘胖子餐馆。可就餐的兴业厅在二楼,兄弟几个又一鼓作气将老爷子抬上二楼。餐馆里热闹极了,诺大的餐厅熙熙攘攘,诸多客人,见此情景均让路不迭,且眼里闪着怜悯同情的光。有两个拄着拐杖的白发苍苍的老者,驻足看着我们一大家人围着父亲忙前忙后,眼睛里似乎有羡慕的光。

       五个小家组成的一个大家庭,共十九口人齐聚兴业厅。中午一点十八分,准时放鞭炮,开席吃年饭。一时箸动如飞,杯觥交错。酒过三巡,菜过五味,大家谈兴正起。说到过去的2012年,都觉得非常顺利!我出了一本书,老二工作顺心,老三的大区经理业绩突出,老五添了个儿子,小妹家发了一笔小财。唯有一样,令人感慨:老家拆迁,故乡沦亡,除了那片黄土,如今连一点记忆的影子都找不到。去年吃年饭,还是在那棵歪脖子槐树下的老家里吃的。父亲虽步履蹒跚,可还能走路;言语虽少些,仍能以只言片语加手势指导我们“办年”(笔者曾写了一篇博文《办年》记述此情此景)。今年已经沉珂不起十一个月,除大小便失禁外,路也不能走了,话也不怎么说了。仅一年的功夫,父亲的生活面目全非,其沧桑变化,叫人心酸。这一年的时光如此之长,给我的感觉竟有一个世纪。往年,吃年饭前,父亲总要在香案上的祖宗牌位前,燃上两支粗大的红烛,点三炷香,烧一打纸钱,还给列祖列宗磕三个头,才开始吃年饭。今年在餐馆里,连祭祖的位置也没有,餐馆老板也不让你祭;说实话,没有祖宗牌位,祭了也白祭。这是在近几年的圈地运动中,房屋拆迁,老家已毁,丢了土地,又无法融入城市生活的近五亿农村人共同的悲哀。往深处一想,我心里有说不出的酸楚。

       按说今年的年饭很丰盛:老三定了1180元的菜肴,厅也选得吉利!我准备了五星茅台(还是元旦前,没降价时早早买的),老二拿出了珍藏多年的拉菲。为的是让老爷子高兴高兴。彼此敬酒时,说不完的吉祥语,祝酒词!对新的一年,都充满殷切的希望,对孩子们都寄予厚望!都有摩拳擦掌的激情,表示要大干,事业修行勇猛精进。同时,我们都祝愿老爷子在新年里健康起来,能“走两步”;祝愿母亲身体健康,心情愉快。兄妹五个的孩子们,除老五的儿子小点,都长得人高马大,成帅哥靓女。平时天南海北,读书就业,难得见面;此时吃年饭一见,分外亲热,彼此有说不完的话,故酒席上很热闹。大伙儿在大快朵颐的同时,浓浓的温暖的亲情,似饭桌上沸腾的火锅,既可口又暖心。

       老爷子用筷子颤颤巍巍拈了一个肉丸子,哆哆嗦嗦半天才吃进口,就放下了筷子就不动了。一句话也没说,脸上一点笑意也没有,就那么陌生却有些慈祥地看看这个望望那个,似乎都不认识眼前的七个孙子外孙。母亲在一旁不断地拈些好消化的菜,喂给父亲;父亲也大口大口地吃,纯粹是本能地咀嚼着,咽下肚。我还给父亲倒上半两茅台,他点点头示意够了。有人敬酒时,父亲一语不发,母亲就端起酒杯递到父亲的唇边。这时,父亲的嘴唇如同木头做的,迟缓而僵硬地沾着酒滴,连抿一下的动作都不会。要是在往年,吃年饭时,父亲一定慢慢品酒,得半斤以上才觉过瘾。可这情景已恍若隔世,时光真是个无情的家伙。

      吃完年饭,酒完菜尽(先点的套餐菜不够,又加了六个,另外再点了几个主食),已经是下午三点多。相互给彼此的小孩发压岁钱,接到压岁钱的人见钱笑眯了眼,一派欢庆喜悦的气氛。在漫天雪花中,又前呼后拥将老爷子推到老五家的楼下,再由妹夫大块头茂盛背老爷子上楼,我和老二在后面帮扶着。进老五家门时,茂盛额头上全是汗。这时,老爷子坐在轮椅上,不言不语,闭目养神,一脸的安祥。

       晚餐,老五煮了一大锅八宝粥,炒了几盘青菜,说是清淡点,既解油腻又养生。大伙吃碗稀饭,才心满意足踏雪散去。

       团年饭到此结束。

吃年饭 - 晨曦中游隼的天空 - 晨曦中游隼的天空

 

吃年饭 - 晨曦中游隼的天空 - 晨曦中游隼的天空

 

吃年饭 - 晨曦中游隼的天空 - 晨曦中游隼的天空

 

吃年饭 - 晨曦中游隼的天空 - 晨曦中游隼的天空

 

吃年饭 - 晨曦中游隼的天空 - 晨曦中游隼的天空

 

吃年饭 - 晨曦中游隼的天空 - 晨曦中游隼的天空

 

吃年饭 - 晨曦中游隼的天空 - 晨曦中游隼的天空

 

吃年饭 - 晨曦中游隼的天空 - 晨曦中游隼的天空

 

吃年饭 - 晨曦中游隼的天空 - 晨曦中游隼的天空

 

吃年饭 - 晨曦中游隼的天空 - 晨曦中游隼的天空
 
吃年饭 - 晨曦中游隼的天空 - 晨曦中游隼的天空
 
吃年饭 - 晨曦中游隼的天空 - 晨曦中游隼的天空
 
吃年饭 - 晨曦中游隼的天空 - 晨曦中游隼的天空
 
吃年饭 - 晨曦中游隼的天空 - 晨曦中游隼的天空
 
吃年饭 - 晨曦中游隼的天空 - 晨曦中游隼的天空
 
吃年饭 - 晨曦中游隼的天空 - 晨曦中游隼的天空
 
吃年饭 - 晨曦中游隼的天空 - 晨曦中游隼的天空
 
吃年饭 - 晨曦中游隼的天空 - 晨曦中游隼的天空
 
吃年饭 - 晨曦中游隼的天空 - 晨曦中游隼的天空
 
  评论这张
 
阅读(12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