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晨曦中游隼的天空

德行是灵魂的力量,幸福是灵魂的香味

 
 
 

日志

 
 
关于我

心在那里,那里就有风景, 志在那里,那里就有成功, 爱在那里,那里就有感动, 梦在那里,那里就有未来, 你在那里,那里就有我的祝福, 祝博友们人生快乐,健康幸福!——摘自一博客首语

母亲节 我想起一件小事  

2013-05-17 20:04:34|  分类: 秋夜流星——追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今天是母亲节,看了许多网友充满深情的感谢或怀念母亲的文章,我也想起一件小事。

    这是好多年前的事了。

    读初中的时候,可能因为营养不良,我患上了一种奇怪的疾病:每到深秋时节,凉风一起,在室外我的四肢和脖颈处遇风吹过,就会起大大小小的疙瘩,医学上称之为“风疹块”,并伴随疯痒。忍不住去抓挠吧,会越抓挠越痒,红红的“风疹块”扩大成片,形成皮肤上的“黄土高原”,样子很令人害怕。回到屋里,气温高点,“风疹块”就会慢慢自然消失,一切恢复正常。母亲看在眼里,很是心疼。看医生吧,又觉得无名小病不值得花那个钱;于是找来许多偏方,不厌其烦地在我身上试,也不见什么疗效。唯有遇风穿上厚厚的衣服,遮严实点,注意保暖,不让凉风直接吹着皮肤,才有可能不起“风疹块”。因此,母亲特别注意天气变化,只要一变天,母亲就叮嘱我加衣服,绝不会有任何耽搁或遗忘。

    那时,正是全国“勤工俭学”之风盛行之际,我们经常到距学校三、四公里外的“同力炼灰厂”勤工俭学。干的是体力活:将压盖在石头上的黄土挑到指定位置,厂方按移走的土方量计算工钱。目的很简单:被挑去遮盖的黄土的黑色石灰石裸露出来,炼灰厂的工人师傅在石头上打出炮眼,放炮炸开,再将大小适中的石块用牵引车拉到石灰窑中,烧成石灰用于工农业生产。

     那天正值深秋,早晨天气还好好的,晴空万里,秋阳似火。我们自带工具,在班主任吴老师的带领下,到炼灰厂搞“勤工俭学”——挑土。没想到过了中午,刚吃完午饭(其实是自带的干粮),天色大变,阴沉昏晦,秋风大作,真可谓“八月秋高风怒号”。怒吼的大风将炼灰厂的整个厂区吹刮的尘土飞扬,遮天蔽日;通向厂区的大路上也是黄尘滚滚,纸屑秋叶在高空随风飘转。此时,路上的行人都显得很滑稽:顺风的被风吹着一路小跑,想慢都慢不了;逆风的则艰难迈步,时快时慢,身不由己,行动路线无法连贯成线。

    干不成活了。大伙穿的都单薄,躲在大石头后面的避风处,百无聊奈,看路上行人的笑话,边等待老师的指示。吴老师的意思是:大风马上停了,还继续干;若是一直这么刮着,那就放工各自回家。

    从变天起风开始计时,约过半个小时左右(绝不会超过一小时),我们看到一个矮小的身影在灰尘滚滚的大路上,逆风向我们的工地走来。随大风起伏,被迫时走时停,有时甚至要在倔强的挣扎中被风推着倒退几步。站在无风处,看风中那人的行动,仿佛有几根看不见的无形的线牵引着的木偶,忽快忽慢,踉踉跄跄,不由自主,显出被动吃力的样子,大家都笑了。你一言我一语调侃取笑,像看猴把戏一样。待走近一点,我隐隐约约地感到是位小个子妇女,头发被风吹得散乱如丝,胸前抱着一包鼓鼓囊囊的东西。等她走得很近,看清了:原来是我母亲——她为我送棉衣来了。

    当母亲为我穿上棉衣,并仔细察看我手臂上脖颈处的“风疹块”的时候,全班同学都愣住了,没有一人说话。

    从开始起风到把棉衣送到并帮助我穿上,逆风三、四公里的路程(其中,有一半还是田间小径),再加上寻找的时间,用时不到一小时,这就是母亲的速度;大风起兮,全班五十几位同学,就只有一位有人送来御风的寒衣,这个人就是我的母亲。

  评论这张
 
阅读(12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