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晨曦中游隼的天空

德行是灵魂的力量,幸福是灵魂的香味

 
 
 

日志

 
 
关于我

心在那里,那里就有风景, 志在那里,那里就有成功, 爱在那里,那里就有感动, 梦在那里,那里就有未来, 你在那里,那里就有我的祝福, 祝博友们人生快乐,健康幸福!——摘自一博客首语

网易考拉推荐

司马迁的外孙被腰斩——读《汉书》之《杨恽传》有感  

2013-07-09 11:05:29|  分类: 蹄间野花——率性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汉书》中有两封信非常有名:司马迁的《报任安书》和杨恽的《报孙会宗书》,都上了《古文观止》。前者写于公元前90年,后者写于公元前54年,二者相隔36年。

       有趣的是,这两个人之间有很亲的血缘关系——杨恽是司马迁的外孙。这两封信就思想境界及道德修为而言,不可同日而语;但中心思想都是为自己所受的天大委屈辩解,都写得文采斐然,文气充沛,暗藏机锋,情怀慷慨,赋有强烈的艺术感染力;都是中国古代文学史上不可多得的杰作。

       实在说来,杨恽是一个很有意思的人:他父亲做过丞相,是个地道的“官二代”;家里有的是钱,且一表人才,是倍受今天的女孩仰慕的“高富帅”;他个性张扬,爱交结豪杰之士,仗义疏财,正直清廉,才华横溢,刚直不阿。唯一的缺点就是:为人刚愎自用,心胸狭窄,生性刻薄,好揭人隐私。

        他对中国文化所做的最大的历史性贡献是:将其外公司马迁所著的《史记》,祖述其书,宣布天下,发扬光大,流通民间。我们今天能看到《史记》全貌,得益于杨恽的不懈努力和雄厚财力。要知道当时还没有印刷术,也没有造纸术,将52万6千余言的《史记》全部刊刻誊写在根根竹简上,绝非易事,非“国家行为”或位高权重且腰缠万贯者不行。

        杨恽本来有很好的前程:史称他早年“明显朝廷,擢为左曹”;后因在宣帝时,“霍氏谋反,恽先闻之,因侍中金安上以闻,召见言状。霍氏伏诛,恽等五人皆封,恽为平通侯,迁中郎将。”;当上中郎将后,他为官廉洁无私,很有才干,令行禁止,卓有成效,“由是擢为诸吏光禄勋,亲近用事”。

       谁知天有不测之风云,人有旦夕之祸福。

       杨恽“走麦城”的经过是这样的:宣帝的“发小”太仆戴长乐被人打了“小报告”,讲了一件鸡毛蒜皮的事情。其内容是太仆戴长乐曾私下对他的下属吹牛:那天,我亲自面见皇帝接受诏令,要我代替他演习祭祀礼仪,秺侯只配给我驾车。这话说的确实有点失礼,宣帝下令把戴“隔离审查”。戴长乐怀疑是杨恽干的——这小子平时就“好这口”(请注意,是怀疑,不一定就是杨恽干的。)。他“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也给宣帝上书打杨恽的“小报告”。

       戴长乐小人心态,“上纲上线”一连说了好几条杨恽“有小辫子的昏话”,诸如:某年某月某日,杨恽借马车撞宫殿大门这个小交通事故说事,变着法子诅咒圣上您;某年某月某日,杨恽为有罪下狱的好友鸣不平,并说正直的人未必能保全自己,他也不能自保;某年某月某日,杨恽拿单于使者的话说事,挑拨大汉与匈奴的关系;某年某月某日,他暗示圣上您是桀、纣之暴君,不是尧、舜、禹、汤之圣君;某年某月某日,杨恽听说单于被部下杀了,就借题发挥说秦和大汉的皇帝是“一丘之貉”,真是恶毒之极;某年某月某日,杨恽借天阴久不下雨的天气说事,拿圣上您随便开涮,真是大逆不道。云云。

       戴长乐的“小报告”奏效了。宣帝也下令将杨恽“隔离审查”。追查的结论是“事出有因,查无实据”。宣帝各打五十大板,将戴长乐和杨恽都一撸到底,贬为庶人。

       就这样不明不白丢官失爵,真是活冤枉!少年得志的杨恽哪受过这样的窝囊气?他不服,他委屈,他忿恨。明的不敢,他暗中与宣帝较劲:罢官后不闭门思过,还故意弄出很大的动静,大做买卖,大起豪宅,广交宾客,自娱自乐。这样变相向宣帝示威的日子过了三年。他的朋友孙会宗是个有智慧有谋略的人,出于好心写信劝他别这样,消停点老实呆着,装出可怜的样子博得同情,以图东山再起。杨恽可能伤透了心,看破了宣帝的“画皮”,加之心中怒气未消,郁闷之极,就借此写了一封直抒胸臆,夹枪带棒,嬉笑怒骂,充满辛辣的回信。

       就是这封回信给自己招来被腰斩的厄运!

       此信大意是这样的——

       我本是个朽木行秽之人,从外至内修养都不到家,幸亏有先辈的余荫,才当了个小小的郎官。遇到非常事变,侥幸封侯升官,但始终不称职,结果遭了大祸。你可怜我愚昧无知,特赐信教导我不够检点之处,情恳意切语重心长。但我私下却怪你没搞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轻率地随大流表达世俗偏见。直说我浅陋的心里话吧,好象在与你唱反调,文过饰非;沉默不语吧,又恐怕与孔子提倡的“各言尔志”相悖。因此,我简略地谈谈自己的浅见拙识,希望你能明察。

       我家最兴盛的时候,光坐“朱轮”车的就有十人之多,我也位列九卿,封侯平通,统领宫内从官,参与国家大政。我不曾在这时候有所建树,宣扬皇帝德化,又不能与同僚齐心协力,辅佐朝廷补救缺失,受到“窃位素餐”的指责已经很久了。我贪恋爵位权势,没有自觉引退,结果遭到意外变故,平白无辜被人污告,本人被“隔离审查”,关在北阙内,妻子儿女关押在监狱里。在这个时候啊,我觉得满门抄斩也不足抵罪,哪里会想到竟能保住脑袋,有机会再去奉祀祖先坟墓呢?我趴在地上不胜感激圣上的恩德,真是多得无法数清楚。君子游道,乐以忘忧;小人保命,快活忘罪。我暗暗自思,自己的罪过实在太大,品行已玷污不堪,只配当个农夫默默无闻了此残生。所以才带领妻子儿女,卖力种地养蚕,灌溉田园,经营产业,向官府依法纳税,没想到我都这样了,还会被人们流言飞语说长道短!

       说到人之常情所不能克制的事,圣人都不会制止。即使是君王父亲至尊至亲死了,为他们送终服丧,也都有一定的期限。我得罪皇上,已经三年了啊,还要我一辈子低声下气不曾?说到田间劳作,相当辛苦,一言难尽。每当一年当中的三伏腊月祭祀之时,我就烹羊烤羔,斗酒独酌,自我犒劳。我是秦人,擅长秦声;我妻赵女,雅善鼓瑟;奴婢中还有几个会唱歌的。我们酒酣耳热之际,仰天引吭高歌,信手敲击瓦罐,随着节拍呜呜呼嚎。歌词是这样的:南山种田实在辛苦,荆棘荒草没法清除。春天种下一顷豆子,秋天收获豆萁些许。人生还是及时行乐,富贵谁知猴年马月?在这样的日子里,我来了精神,手舞足蹈,简直乐疯了,随心所欲,纵情而为,即使有点过分,也不觉得有什么不可以的。鄙人幸亏还有些积蓄,可以做些贱买贵卖的粮食生意,求点十分之一的蝇头小利。这都是商贩贱民才会干的事,君子不齿的龌龊行当,我没办法只得亲自去做。下流之人,大家自然都会说他的坏话,我常为此不寒而粟。即使是平素很了解我的人,这个时候尚且像墙头草随风倒一样败坏我,哪里还有谁来称誉我呢?董仲舒不是说过吗:“明明求仁义,常恐不能化民者,卿大夫之意也。明明求财利,常恐困乏者,庶人之事也”。所以,道不同,不相为谋,现在你老人家怎么还用卿大夫的那一套来责备鄙人呢!

      你的老家在西河魏土,一代贤君魏文侯就在那里兴起,当地还保留着先贤段干木、田子方之遗风,做人清高得很,讲究操守和气节,懂得仕途去留的分寸。近来,你离开故乡,到安定去做官。说到安定,系山谷之间的贫瘠之地,昆戎人的老家,那里的子弟都有些贪鄙无德,难道是当地的风俗人情改变了你原有的品性吗?我今天算是真正看清了阁下的雄心大志!如今正当大汉鼎盛之时,祝阁下飞黄腾达,至于我们之间,似乎没有什么好说的了。

       信是写完了,确实很痛快。直到二千多年后的今天,我读这封信的感觉仍是怎一个“爽”字了得!该说的不该说的都说了,一点悔改之意都没有;字字句句,别人绵里藏针,他是绵里藏投枪匕首,明斥老友,暗指宣帝,双管齐下,锋芒毕露,毫不留情;话里话外就一个意思(很隐晦):刘询鸟人,什么玩意,老子不服!但要说我从信中看出一丝一毫能与血淋淋的“腰斩”挂上钩的意思,那是在吹牛。就凭这封信,宣帝腰斩杨恽,是刘询的耻辱!这封信的所有读者都不服!

       这信写是写了,杨恽不傻,他并没有寄出去,留在了家里。恰巧在这个时候,天空出现日食,当时哪里知道这是很正常的天文现象,不足为怪;都以为是老天爷变脸,在对人间的某个道德品质败坏者发出警告。极有可能受人指使,或者来自最高层的旨意,有个叫拜成的“驺马猥佐”(此人为管马副官;请注意,那个太仆戴长乐就是为皇帝管车马的总管,二者之间有无关联?令人玩味!)上书宣帝,硬说“日食之咎”与杨恽有关。宣帝下令追查,得到了这封信。

       宣帝看了后,满篇正语反讽,皮里阳秋,非常厌恶。至于哪一点令宣帝龙颜大怒,动了杀机,后人没有定论。有人说是信中“夫人情所不能止者,圣人弗禁,故君父至尊亲,送其终也,有时而既。臣之得罪,已三年矣。”等几句,拐着弯咒宣帝早死;有人说是“田彼南山,芜秽不治,种一顷豆,落而为萁。人生行乐耳,须富贵何时!”等几句,指桑骂槐在讽刺朝政芜秽不治;还有人说是“拂衣而喜,奋袖低卬,顿足起舞,诚淫荒无度,不知其不可也”等几句,说得放肆无羁,不成体统,好像在示威——我就这样,你还能咋地?让宣帝羡慕、嫉妒、恨;究竟是何原因,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宣帝之怒使我想起读高中时的一件小事。某位同学写了篇作文,老师评阅道:文章很好!不过,是你写的吗?没想到该同学就在评语的后面回敬老师:本人一向反对抄袭文章。偶作劣文,让老师见笑。老师看了这段话,大怒,找到校长欲开除该生。可能是该学生不卑不亢,连讥带讽的腔调把老师激怒了吧。一个高中老师尚且有此之怒,何况一国之君?

       廷尉顺着宣帝的意思,判杨恽大逆不道。这回宣帝下了辣手:在公元前54年,以残忍的方式腰斩大才子杨恽。并将杨恽的妻子儿女流放到边远蛮荒之地——酒泉郡。杨恽的几个好朋友包括收信人孙会宗均被罢官,他侄儿安平侯杨谭被贬为庶人。倒是那个打小报告的“驺马猥佐”拜成升迁为郎官。他妈的,这个该死的小人!

       就这样,司马迁的外孙,才华横溢的杨恽走完他悲惨酷烈的一生。他根本就没干过什么杀人放火的罪恶,就因为一封发牢骚的信就被处腰斩,真是可悲!可怜!可惜!他是有记载的因文字狱而死的第一人,令后人扼腕叹息。如果硬要追究一下因果报应,那就是霍光是他父亲乃至整个杨家的大恩人,他却在霍光死后不久举报霍家谋反,导致霍家满门抄斩,他被封平通侯。

       杨恽由告密有功封侯,到写信遭查抄、被腰斩,仅仅七年而已。

  评论这张
 
阅读(54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