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晨曦中游隼的天空

德行是灵魂的力量,幸福是灵魂的香味

 
 
 

日志

 
 
关于我

心在那里,那里就有风景, 志在那里,那里就有成功, 爱在那里,那里就有感动, 梦在那里,那里就有未来, 你在那里,那里就有我的祝福, 祝博友们人生快乐,健康幸福!——摘自一博客首语

网易考拉推荐

“《霍光传》不可不读也。”——读《霍光传》有感  

2013-07-09 11:07:14|  分类: 蹄间野花——率性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张咏在成都,闻准入相,谓其僚属曰:“寇公奇材,惜学术不足尔。”及准出陕,咏适自成都罢还,准严供帐,大为具待。咏将去,准送之郊,问曰:“何以教准?”咏徐曰:“《霍光传》不可不读也。”准莫喻其意,归取其传读之,至“不学无术”,笑曰:“此张公谓我矣!”                      ——《宋史·寇准传》 

       

        客观地讲,霍光并不是一个在历史上很乌烟瘴气的人。

        雄才大略的汉武帝临终前,把大汉的江山和乳臭未干的小儿刘弗陵托付给他时,认准他能像周公一样,忠心耿耿辅佐幼主,中兴汉室,绝没看走眼。并未领兵打过仗,自然也就没有战功的霍光,以“大将军”“大司马”领尚书事的双重身份做辅政大臣,身历四朝,不负襁褓之托,秉政持国二十余年,修生养息,和亲匈奴,利国利民,大节不亏,善始善终,确实不易。遗憾的是,他死后仅三年,一家老小暴尸街头,全族覆灭,斩草去根,哀哉!这不能不让人深思。

       霍光能进入汉武帝的视线,进而在武帝身边服务,靠的是霍去病的特殊关系;他能“出则奉车,入侍左右”,深得汉武帝信任与器重,进而成为武帝的“托孤人”,靠的是近三十年的谨小慎微和沉静缜密的“滴水不漏”功夫。你想啊,汉武帝可不是一个好伺候的主,宫廷斗争又那么诡谲残酷,多少“风流人物”死在武帝手里,霍光在其身边二十多年,没出任何差错,这可不简单。这个人几十年上朝退朝,每回进出皇宫大门时迈步、停步的位置分毫不差,足见其“资性端正”,安详持重。

       汉武帝归天后,他实际主政二十年,始终忠于汉室,稳重治国,果敢善断,知人善任,实为深谋远略的大政治家。他击败上官政变,勇废刘贺,智立汉宣,使汉室中兴;他改变武帝穷兵黩武、开疆扩土、好大喜功、横征暴敛的政策,不断调和阶级关系,缓和社会矛盾,使百姓安居乐业,发展经济,重视民生,体现他以人为本,无为而治的政治理念。班固称赞他“受襁褓之托,任汉室之寄,当庙堂,拥幼君,摧燕王,仆上官,因权制敌,以成其忠。处废置之际,临大节而不可夺,遂匡国家,安社稷。拥昭立宣,光为师保,虽周公、阿衡,何以加此!”

       不过,他处置对手起来,也是心狠手辣,充满血腥,不留余地。例如,他在击败上官桀集团时,“尽诛桀、安、弘羊、外人宗族。燕王、盖主皆自杀。”其中,上官桀是他的亲家,上官安是他的女婿。他在废刘贺时,将昌邑群臣“悉诛杀二百余人”。如果说,这是政治需要,无可厚非,我没有意见。班固说他“不学亡术,暗于大理”,却是有依据的。其一,汉武帝用图画的方式,暗示霍光辅佐幼主,他茫然无知,还哭着问:“如有不违,谁当嗣者?”汉武帝很诧异:“君未谕前画意邪?”其二,刘贺荒淫无道,当了27天皇帝,他想废掉,还问大司农田延年:“于古尝有此不?”作为把握国家命运的最高决策者,霍光对此类历史典故一无所知,的确说不过去。冷静地想象,也可以理解,他十几岁来到汉武帝身边,一直为武帝充当司机和秘书的角色,忙于应付具体事务和官场的勾心斗角,小心谨慎,心力憔悴,无暇学习或不好学习,是极有可能的。

       为巩固自己的权利,他也采用一些自私、卑鄙甚至残忍的手段。例如,他默许自己五岁的外孙女嫁给汉昭帝当皇后;为防止昭帝的“雨露均沾”,他逼宫女们穿“穷裆裤”。他夫人霍显为了自己的小女当上汉宣帝皇后,使人毒杀宣帝的原配许皇后,他知情不报,“署衍勿论”。令人瞠目的是,昭帝的皇后是他的外孙女,宣帝的皇后是他的女儿,而宣帝是昭帝的孙子辈,这政治联姻的辈分够乱的。我在《德川家康》一书中也看到过这种类似的“乱点鸳鸯谱”。

       他借宣帝之手肆意封赏自己:“与故所食凡二万户。赏赐前后黄金七千斤,钱六千万,杂缯三万匹,奴婢百七十人,马二千匹。甲第一区。”霍光鼎盛之时,如日中天, 威震海内 。其家族党亲连体,盘根错节于朝廷:霍光之子霍禹及其兄之孙霍云皆为中郎将,霍云之弟霍山为奉车都尉侍中,领胡、越兵,霍光的两个女婿范明友、邓广汉为东西宫校尉,其他昆弟、诸婿、外孙皆为奉朝请、诸曹大夫、骑都尉、给事中。

       有意思的是,昭帝成年后,仍继续委任于霍光(谁解其中味?)。汉宣帝继位之初,霍光表示归政,宣帝谦让不受(实为不敢受!),任由霍光遂继续把持朝政。凡事先请示霍光,然后再向宣帝报告。与霍光在一起,宣帝内心忌惮之,谓若芒刺在背 ,表面上却虚己敛容,礼下之甚。直至继位六年,霍光死后,汉宣帝才真正亲政。

       霍光之死,哀荣空前:宣帝及皇太后亲自祭灵。太中大夫任宣与侍御史五人奉命来为霍光护丧。朝中俸禄在两千石以上的官员必须到霍光家中吊丧。以帝王的规格安葬了霍光,并追谥他为宣成侯。盖棺论定,宣帝思光功德,特下诏称赞(类似今天的悼词):“故大司马、大将军、博陆侯宿卫孝武皇帝三十有余年,辅孝昭皇帝十有余年,遭大难,躬秉谊,率三公、九卿、大夫定万世册,以安社稷,天下蒸庶咸以康宁。功德茂盛,朕甚嘉之。复其后世,畴其爵邑,世世无有所与,功如萧相国。”

        至此,霍家的好日子过完了。接下来,该是另一番景象了。

        首先,汉宣帝清楚霍显毒杀许皇后这件事。他隐忍不发,只在霍光死后一年,把他和许皇后在民间时生的儿子刘奭立为皇太子。同时,汉宣帝不动声色地下了几手“闲棋”(别小看!高手对招,关键是看下“闲棋”的水平如何?):“乃徙光女婿度辽将军、未央卫尉、平陵侯范明友为光禄勋,出次婿诸吏、中郎将、羽林监任胜为安定太守。数月,复出光姊婿给事中、光禄大夫张朔为蜀郡太守,群孙婿中郎将王汉为武威太守。顷之,复徙光长女婿长乐卫尉邓广汉为少府。戊戌,更以张安世为卫将军,两宫卫尉、城门、北军兵属焉。以霍禹为大司马,冠小冠,亡印绶;罢其屯兵官属,特使禹官名与光俱大司马者。又收范明友度辽将军印绶,但为光禄勋;及光中女婿赵平为散骑、骑都尉、光禄大夫,将屯兵,又收平骑都尉印绶。诸领胡、越骑、羽林及两宫卫将屯兵,悉易以所亲信许、史子弟代之。”明眼人一看兆头就心知肚明,这是宣帝在疏远霍氏家族,慢慢削夺霍家权力,把霍家势力从权力中心清理除去,把霍家的影响力降低到最小;大力提拔重用自己的亲信,为他施“霹雳手段”做准备。

       霍家子孙这个时候应该警惕,应该有自知之明,主动削减自己的权位和俸禄,远离皇权以自保。明智之人,这个时候保命要紧,家族的繁衍不绝是第一位的,其他的东西如名位、财富、官职都是次要的,浮云一样。霍家以霍显为首,大概都“不学无术”,不明白“亢龙有悔”,没感到大祸临头,仍在牢骚满腹中穷奢极欲、无法无天。有一个明显的例子:“两家奴争道,霍氏奴入御史府,欲躢大夫门;御史为叩头谢,乃去。”

      霍显这个女人头发长见识短,她在霍光死后跟监奴冯子都私通——不清楚她有多大年龄,还有如此“雅兴”,给霍光戴绿帽子,已是大不应该;还擅自扩大霍光陵墓的规模,引得宣帝忌恨;还和自己的几个女儿不分日夜出入长信宫殿,到太皇太后身边说长道短,根本没有时间限制。她的几个儿子装病不上朝,派白头老奴面君点卯,还大兴土木“缮治第宅”,全不把宣帝放在眼里。这不是自取死道是什么?宣帝削减他们的权利,拿不出明智的对策,只会“相对啼泣”。人家劝他们的话,也听不进去,一味消极对抗。

      最后,霍家准备谋反,把宣帝拉下马,拥霍禹为帝(不知是真是假?反正我绝不相信!说霍家像林立果“571工程纪要”那样嚷嚷,是有可能的;那根本就是说说而已,发泄一下罢了。)。老谋深算的宣帝就是要你“疯狂” !他下起手来毫不留情。嚷嚷“谋反”的结果是:宣帝大手一挥,霍山、霍云、明友等人自杀,霍禹被判腰斩,霍显和她的女儿们及整个家族均被斩首示众,死无葬身之地。与霍氏相连坐诛灭者数千家。剿灭霍家时,史书上并没说一般都会有的老百姓拍手称快的种种情况,这说明霍家只在官场作威作福,并未鱼肉人民,并未引起底层普通老百姓的反感。至于宣帝对霍光的真实态度,从一件事情可以看出端倪:宣帝晚年,他把霍光列为麒麟阁11功臣之首,且不题名讳(唯一一个),以示尊敬。这说明在宣帝内心深处对霍光是感恩的,也说明整个社会对霍光的评价是正面的;不然,宣帝犯不着为一个死去的权臣,而得罪全天下的老百姓。再过几十年,到汉成帝时,霍氏家族才得以平凡。汉成帝怀念霍光功德,为霍氏家族所置的坟头便有一百多处,并“吏卒奉词焉”。 

       整个霍氏家族完全毁灭,离霍光逝世仅三个春秋而已。霍皇后被废,幽居冷宫十二年后自杀。至于霍光的外孙女,那个上官凤儿,六岁当上汉昭帝的皇后;十五岁便成为中国历史上年龄最小的皇太后;当皇太后27天之后,更是“顺理成章”地被尊为太皇太后(不可思议吧!)。前后在位47年,直到52岁时才去世,那已是汉元帝朝了。这是一个可怜的充满悲剧传奇的女人,一生经历四个皇帝,逐一亲眼看到自己的爷爷一家、父亲一家、外祖父一家满门抄斩,而不能有任何表示,只能在内心锥心泣血地哀痛。这就是政治的血腥!权势的无情!

        霍光一死,整个家族灰飞烟灭,究其深层次原因仍在霍光身上。霍光家族的遭遇和明万历年间的张居正家族的命运很类似,也是主人生前尊荣无限,行使摄政王之权;死时哀荣无限,风光大葬;没过多久即整个家族遭受毁灭性打击,永世不得翻身。清晚期的曾国藩就吸取了这些人的教训,专门为自己盖了一个“求阙斋”,随时提醒自己“防盈戒满”,要全身而退。湘军打下天京,他即解散之,以求自保。众部下劝他称帝,他挥笔写下对联“倚天照海花无数,流水山高心自知”婉拒之。这种境界霍光哪有?直到今天,一百五十多年过去了,曾国藩家族人人丁兴旺,人才辈出,家族繁衍生生不息。这些正反的案例,不值得我们深思吗?

       当然,历史是公正的,关于霍光的功过是非,后人自有定论。霍光墓到今天还在咸阳市兴平市南位镇东陈阡村南部,墓上的野草枯荣已经有二千多遍。许多有识之士还在怀念他......

  评论这张
 
阅读(32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