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晨曦中游隼的天空

德行是灵魂的力量,幸福是灵魂的香味

 
 
 

日志

 
 
关于我

心在那里,那里就有风景, 志在那里,那里就有成功, 爱在那里,那里就有感动, 梦在那里,那里就有未来, 你在那里,那里就有我的祝福, 祝博友们人生快乐,健康幸福!——摘自一博客首语

《西湖梦寻》与《瓦尔登湖》  

2013-09-15 17:51:18|  分类: 蹄间野花——率性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近来忙里偷闲,看完了张岱的《西湖梦寻》。

       这是一本痴爱西湖的人在国破家亡之后,自我慰藉,倾心编写的“西湖经”,可与美国梭罗的世界名著《瓦尔登湖》相媲美。都是很干净、很安静、很隽永的文字,都是关于“湖”的从外表到灵魂精雕细刻的画相,一东一西,相映成趣。不过,东方的《西湖梦寻》比西方的《瓦尔登湖》要早200多年;其宗旨都是在赞美湖光山色,天人合一,内容、角度、色调却不尽相同。东方的《西湖梦寻》多写人文景观及文人墨客留下的遗迹;西方的《瓦尔登湖》多写自然景观及作者本人在湖畔的所思所想。

       就湖而言,窃以为西湖是见过世面的大家闺秀,瓦湖是长自深山的乡野村姑;梭罗笔下的瓦湖如噙羞含情的乡村处子,一颦一笑,秀外慧中;张岱笔下的西湖如华丽之极的歌妓明星,满头珠翠,能歌善舞,逢场作戏,且守得贫寒,耐得寂寞。西湖历经风尘,看尽生离死别而归于平淡,瓦湖纯洁天真而显得青涩;西湖繁华,瓦湖质朴;西湖珠光宝气,瓦湖素面朝天;西湖风流成性,瓦湖贞洁自持;西湖博爱,瓦湖钟情;瓦湖素,西湖艳;瓦湖静,西湖闹。瓦湖没有开发,游人不多,并不能雅俗共赏;西湖就不同了,千百年来,一直是红尘滚滚,游人如蚁,风情万种。瓦湖小家碧玉,听说格局不大,比不上西湖烟波浩淼,气象万千。瓦湖深藏森林之中,绿掩清波,花开花落两由之;西湖则湖山相伴,都市相连,闹中取静,引人返璞归真。

      相对而言,西湖的生命历程要比瓦湖绵长的多,坎坷的多,苦难的多。谈到到历史上西湖的兴衰相叠,兴盛与毁灭,我想到阿·托尔斯泰在《苦难的历程》的卷首语所说的:“在清水里泡三次,在血水里浴三次,在碱水里煮三次”。西湖的历史,在繁华与热闹背后,是一部血泪史,一部苦难史,一部哀歌史。只有经历了这些,多愁善感归于空寂,才有今天的平淡和安祥。这正是张岱眼里的西湖真貌。

      细论各自的特色:一个历史悠久,人文荟萃;一个不见经传,人迹罕至。一个极尽雕饰,浓妆淡抹;一个清水芙蓉,浑然天成。西湖之美和瓦尔登湖之美,一样深邃丰富,精彩纷呈;一样四季如画,充满生机。《瓦尔登湖》通过作者对湖潜心深入的感受、体验和观察,把他对大自然和生命的爱和理解,全方位立体展现出来。《西湖梦寻》则通过自古以来,诸多贤达隐士对西湖的惨淡经营和深爱,西湖周边的风俗人情,以简约质朴的笔墨表现出来。《瓦尔登湖》注重内在的感受和心灵探险,是思考人生,探索大自然的研究笔记;《西湖梦寻》注重外在的兴衰变迁,在时间的长河中看人世的悲欢离合,潮起潮落,是为西湖的西子之魂而作的诗词歌赋。一个是单点透视的立体感很强的西洋油画;一个是散点透视的韵味悠长的徐徐展开的中国水墨画。一个浓烈,一个淡雅;一个直接,一个含蓄;一个彩色,一个黑白;一个淋漓尽致,一个点到为止;各具风格,各县其妙。

      相对而言,我喜欢《瓦尔登湖》的禅思哲理,也喜欢《西湖梦寻》的历经沧桑。如果说瓦尔登湖有一个梭罗当过她二年的情人,西湖边上历朝历代则有一群梭罗,行吟泽畔,钟情相依,不离不弃,生死相守。那正是西湖魅力之所在,也是西湖爱情之所在。这些人与西湖合为一体,密不可分,是西湖之美的有机组成部分。可以说瓦尔登湖是梭罗的,却不能说西湖是苏东坡或白乐天的,更不能说西湖是张岱的,因为西湖身边有一群“粉丝级”的如醉如痴的歌手,在为她或引吭高歌或低语浅唱......

       我有幸到西湖多次,很希望有机会去大洋彼岸看看瓦尔登湖。

  评论这张
 
阅读(7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