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晨曦中游隼的天空

德行是灵魂的力量,幸福是灵魂的香味

 
 
 

日志

 
 
关于我

心在那里,那里就有风景, 志在那里,那里就有成功, 爱在那里,那里就有感动, 梦在那里,那里就有未来, 你在那里,那里就有我的祝福, 祝博友们人生快乐,健康幸福!——摘自一博客首语

游赤壁古战场  

2013-10-05 19:07:04|  分类: 雪爪鸿泥——山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中国,古往今来,还没有哪一场战役的知名度可与赤壁之战相比。

       这场发生在公元208年隆冬时节的大江鏖战,血染寒流,烈焰冲天,奠定鼎足三分天下之宏图霸业;一时豪杰聚集,叱咤疆场,千古风流,被历朝历代的骚人墨客纵情讴歌,留下了多少华丽的篇章。

       这场战役的具体发生地,历来众说纷纭,有黄州说、汉阳说、汉川说、江夏说、钟祥说、嘉鱼说、蒲圻说等七种。其实,嘉鱼说与蒲圻说系同一个地点;至于汉阳说、汉川说、江夏说和钟祥说,不过是学术界凑热闹的说说而已。唯有黄州说与蒲圻说,双方引经据典,各执一辞,互不相让;人们冠以“文”“武”区分之。不用说,湖北赤壁市西北40公里处的长江南岸“武赤壁”,即为当年改变历史走向的古战场。

        一个秋高气爽的下午,正是宝玉所谓“太平不易之元,蓉桂竞芳之月,无可奈何之日”,我来到湖北赤壁市西北的赤壁镇,凭吊一千八百余年前的赤壁之战古战场。

       走过周瑜高大的花岗石雕像,伫立赤壁山头的翼江亭内,凭栏北望,居高临下,江天壮丽,一览无余。据说,当年周瑜就是站在这里,眺望对岸曹营水寨中的军情。我看滚滚长江东去,浊浪滔滔,西南江面的夕阳映照区域,波光闪耀,晃人眼睛。浅黄色的江流像一种粘度比较大的液体,从容地不慌不忙地翻滚着不露声色的漩涡向前流淌,每一个漩涡中央还漂转着草叶浮渣。看江水东去,安详平稳静水深流,漩涡套着漩涡,你能感到一种巨大的不可遏制不能逆转的力量,这种力量可以改天换地。浩浩长江打我眼底流过,波澜不惊,奔向大海,百蜿千转,绝不停留一分一秒,流过去就过去了,永不回头。难怪“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江面并不宽,对岸就是令一代枭雄曹操一败涂地的乌林,仿佛咫尺之间,绝非天堑遥不可越。西北望去,是大片的白杨树及杨柳树沿江堤蔓延,遮住了漫长的地平线,在天屏上显出树梢构成的美丽曲线。那儿的树林间浮着静静的白雾,夕阳下的雾霭中,绿色有些发暗,给人不真实的感觉,让我幻想成无边无际的曹营。

       难怪罗贯中在《三国演义》中围绕东风做足了文章。站在这里,有了直观的空间概念——看的清清楚楚:长江对岸的乌林就是当年的曹营,可不就在赤壁山的西北方向吗?要想火烧曹营,就得借助东南风之力不可,否则,大火就会被风吹回烧到自己。大冬天里哪里来的东风?只好由诸葛亮去借了。借来东风,再放“冬天里的一把火”,曹操不败才怪!只是,风能借的到吗?我表示怀疑。

       遥想大战当年,曹操25万大军自江陵顺流而下,气势汹汹,志在必胜;孙刘5万联军自柴桑逆流而上,摩拳擦掌,拼死一搏。两军相遇于此,隔江对峙,大战一触即发,江面绝不是眼前这般宁静。当时是,双方艨艟战船云集江面,落帆的桅杆密密麻麻如森林一般;两岸大军的操练声、呐喊声、战马的嘶鸣声,压过江涛汹涌;入夜,水寨军阵中的万家灯火如漫天繁星,亮如白昼,通宵达旦。双方的将帅谋士,殚精竭虑,运筹帷幄,排兵布阵,欲置对方于死地。敌我双方的形势,瞬息万变,凶险诡谲,千钧一发。江东父老,芸芸众生,两军数十万将士,山河大地,鸟兽虫鱼,均为之屏住呼吸,倾听命运女神的翻云覆雨的天意。所有的悬念,被黄盖的一把大火烧成一个冷酷的事实:曹操大败,孙刘大胜,三国鼎立成矣。

       这场精心设计充满智慧的大火,比火烧圆明园和火烧阿房宫还要猛烈,野蛮中携带摧枯拉朽的能量,在眼前的江面及北岸烧得痛快淋漓,激情四射,一直烧进历史,照亮了历史的天空。一时间,浩浩大江流火,长天变色,东风怒吼,强虏飞灰烟灭。水火既济,羽扇纶巾的周郎笑了——二乔保住了,江东保住了,可以高枕无忧矣!口舌如簧的诸葛亮笑了——隆中对的战略终于拉开序幕,汉室可兴,霸业可成。孙刘的人马都笑了。只有曹操和他的25万大军哭了——火焚水溺,自相践踏,不计其数;那支过新野,占襄阳,横扫当阳,直取江陵的百战百胜的大军,至此不复存在。5万人完胜25万人,曹操输得无话可说,仰天大哭,若奉孝在,决不有此大失!......

       要是曹操拿下江陵后稳住阵脚,不急于进攻江东;要是诸葛亮没有舌战群儒,说服孙权联合刘备;要是34岁的周瑜不是这般雄姿英发,智勇盖世;要是黄盖真的投降曹操;要是没有东风......赤壁之战又会是怎样的结局?可惜,历史不容假设,结果只有一个,事实不可更改。

      “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金英雄,是非成败转头空。”

       英雄远去,江山寂寞。辉煌的历史,激情燃烧的岁月在赤壁山下乱石江涛间留下了几个姓名外,什么也没留下。蓝天白云下的长江依旧东流;江边的赤壁山、南屏山、金鸾山,静听江涛。山上野草荆棘丛生,一岁一枯荣,不关古今兴亡之事。翼江亭旁一株百十年的朴树,枝繁叶稀,在秋风中瑟瑟直抖。我站在树下特意感受了一下清凉的风向,果真是东南风——天地良心,我可没找谁借,老天爷自己送来的。莫非此地一年四季刮东南风是很寻常的事,没必要求诸葛亮在南屏山上筑坛祭天,装神弄鬼“借东风”?27岁的诸葛亮一出山就遇上赤壁之战,草船借箭,借东风,借荆州,都是空手套白狼的招数,他可真是个天生的借天功为己有的政治家。

       我走下几十级台阶,来到赤壁山脚乱石成堆的水滨,伸手感觉一下江水。抬头看到赤壁山临江的石灰石悬崖上,灌木丛生,在高于水面四五米的岩面平坦处,刻有鲜红的“赤壁”二字。这是“武赤壁”的招牌景点,几乎每个来赤壁的人都以此做背景摄影留念。据说,赤壁之战中,曹营一望无际的连成一体的战船水寨被烧成一片火海,长江流动着满江红火,浓烟遮天蔽日,火借风势,风助火威,映红了对岸临江的悬崖峭壁,大都督周瑜见此情此景,用剑在岩石上写下“赤壁”,来纪念这千年一遇的丰功伟绩。经考证,“赤壁”实为唐人留下的遗迹,每个字长宽一米有余,笔力雄浑,大气磅礴。还有其他石刻,均模糊不清。青灰色崖石面上留有江水水位涨落的道道痕迹——尘世如潮人如水,也是这般消长浮沉。眼下,黄色浑浊的江水在“赤壁”二字下波动着,冲击岩石,激起阵阵浪花。波浪声低沉单调,似乎在重复古老的歌谣,有点“潮打空城寂寞回”的意味。

       离开赤壁山时,我闻到了秋风飘散的林中迟桂花的芬芳。

  评论这张
 
阅读(17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